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水缘微小说征文5-51】学校来了个老同志||许东成(甘肃)

时间:2023-12-20作者:gljwm分类:征文大赛浏览:232评论:0
学校来了个老同志

文/许东成
当文陈武蒋四个60后退休之后,日月中学的面貌焕然一新。没有70后,80后成了保守派,校长是90年出生的改革派,连续三年特岗教师的进入,更出现了00后,故且叫他们少壮派吧。色彩靓丽了起来,声音丰富了起来,时尚和潮流充斥着校园的角角落落。忽然有一天,学校微信工作群里多了个叫王得志的。教师们中间开始讨论这个王得志是何方神圣?来此何干?讨论、研究、分析最多的是保守派,少壮派只是好奇的发问一下罢了,并不去深究。其中必有先知先觉者传出:他是县委组织部派下了来的,任书记,要实行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了。
一周过去了,两周过去了,三周过去了……却迟迟不见王得志这个人。其实着急的不光是这些好事者,还有王得志自己,他手头工作太多,接手的人呢,是今天你不在,明天他不在,一个月过去了总算交接圆满顺便完成。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组织部长亲自送王得志同志到学校,这周的例会上教师们终于发现主席台上多了一副新面孔,而且坐在校长的旁边。下面开始窃窃私语,交头接耳了。校长宣布:"这是组织部调任到我校的王得志同志,大家欢迎!"掌声响起来。先知先觉者刹时被众人投去佩服的目光。众教师们都在等待下文,校长却话锋一转:"下面请上周值周老师汇报工作。"啊!就这样介绍完了吗?先知先觉者低下了高昂的头颅,他此时真想寻个老鼠洞钻进去,来躲避那万箭齐发般射向他的目光。只见王得志同志一脸平静的望着台下,好似将军在审视他手下的士兵,目光在每个教师脸上停留几秒。
王得志和年青的特岗教师一样没有住上教师公寓,住在单职工宿舍里。王得志虽然没有任课,但是他总在全体老师到场的时候从不缺席。原来王得志时刻在关注着学校微信工作群里的消息。说起这个微信群消息,王得志甚是苦恼,他先是保持原有习惯单位工作群不设消息免打扰。结果,嘟,点开一看是照片;嘟嘟,点开一看也是照片;嘟嘟嘟,点开一看还是照片。王得志生气地丟下手机,打开音响听起了秦腔《二进宫》片断,他还跟着哼唱起来。少壮派上下课从王得志房间走过都会说:"唉,老古董又来了!"话说这王得志听《二进宫》那音量控制得真绝!自己听起来有剧院音效感觉,别人在他门口可以听见,但进了自己房间关了门,就杳无声息了。图片之苦还未结束,祝贺、祝愿的动漫表情上场啦!接着又是收到、感谢之类的字满屏飞舞了。弄得王得志半天翻不到一条有关工作的信息,一气之下他设置了消息免打扰。
一天王得志刚从餐厅吃完饭往房间走,在楼道走廊里听见一个男教师对一个女教师说:"你脱光后拍个照片,发了让領导们看看。"女教师说:"唉!也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的清白。"王得志听后大惊失色,现在这年青同志真是啥事都敢做。心里不免痒痒的,赶快进房间把手机掏出来,找到"消息免打扰"点击。嘟,打开一看不是;嘟嘟,打开一看也不是;嘟嘟嘟,打开一看还不是。王得志嘀咕道:"这怎么可能发群里呢?人家肯定私发给领导啦!"他又开始听起了《二进宫》,一番荡气回肠之后。王得志再次翻看是否通知之类的工作信息,看见了几张拖得十分干净的地板砖照片。王得志用巴掌拍了一下脑门,不由得大喊:“想歪了、猥琐了!”原来是"拖光"非"脱光"也!无独有偶,不多日之后王得志又从群里看到一条:"对不起,我脱大家后腿了,等血压一降,就去接种疫苗。"王得志不由得写到:"不敢脱呀!这样大家会走光的。"王得志忽然想起来这样发出去有失自己身份,删除掉了。又道是事不过三,几日之后,王得志在工作群里又翻到后勤处领导发的信息:"各位老师谁没睡,赶快来我这里凳记领睡。"一教师回复到:"领导我这会很想来领睡啊!但是正在给学生们上课。"王得志这回把"消息免打扰"设置后再没恢复,而且他不再看工作群里消息,依然能在教师该集中出现的地方准时出现,从未缺席。他靠着闻风而动,每当听见楼道里响起三五个急促的脚步声,他便跟着走,时间、地点绝对不会错。
年青的特岗教师们大多数单身,属于自己的时间自然就多。每隔几晚,免不了搞个聚会,喝个小酒。多次后,这少壮派商议觉得应该邀请一下王得志,毕竟同在一个屋檐下住着,怪不好意思的。于是他们敲开了王得志的房间,进门后少壮派们叹为观止,房间一尘不染,书桌、茶台、香案、字画一应俱全,斗室之间,尽显典雅。他们都不敢落座,毕恭毕敬地说:王叔,今晚我们聚会想邀请您也参加。"王得志边冲泡茶边说:"好啊!谢谢你们,今晚我也年青一回。""坐,坐下喝茶!"少壮派们却一哄而出走了。
当饭过五味,酒过三巡,少壮派们就和王得志亲近了起来。小王问起了老王以前是干啥得?
王得志说:  "我以前也和你们一样一样的。"
"咋一样?"
"我二十二年前也是这个学校的年青教师。"
"哪后来呢?"
"后来干到了教导主任,被县政府抽调到政府办当秘书去了。"
"我们哪敢和您比呢!"少壮派继续追问:"再后来呢?"
"再到县委宣传部,最后到了你们都知道的县委组织部。"
王得志的话匣子被打开了:那时候我和你们一样年青,但有一点我必须申明,学历没有你们高啊!我没有上过大学,高中也没读过,初中毕业就进入师范。参加工作和你们一样指点江山,激情澎湃。工作闲余时间没有现在娱乐丰富多彩。就只能读书,消遣打发时光啊!读着,读着,就想写了;写着,写着,就想投了;投着,投着,就发表了。在县委大院那些年什么部长、县长的讲话,要学习领会,其实他们不过是朗读者而己。有的朗读者还能理解我作品的含义,声情并茂的诵读。有的朗读者太差劲,把我的好作品给读毁了呀!这向外发的文字必须三改三审,不能随便,轻率不得,那时候每个标点都要审查的。
" 好文章是改出来的,不是写出来的,公文更是如此。不知道你们听过这个故事吗?"
"什么故事?我们没听过,请讲!"少壮派热烈鼓掌。
王得志清了清嗓子,接着讲:说天下文章属苏杭,苏杭文章属吾乡,吾乡文章属兄长,吾给兄长改文章。你们说谁得文章写得好啊?
"当然是您啦!"少壮派们异口同声答道。
王得志说:"今晚和你们在一起我年青啦!再给你们提一个问题,你说这老师和领导的区别在哪呢?"
"我们哪知道呀!愿闻其详。"
"这老师啊!就是你做得再差,他总能说有一点你做得很好;这领导啊!就是你做得再好,他总能说有一点你做得不行。这是我从教和从政的经验总结。"
雷鸣般的掌声,久久不息。
"但是我告诉你们,其实这两者的疗效是一样一样的,都能叫你成长!"
"隔壁老王不简单啊!总结到位、精辟。"敬酒!敬酒!少壮派一齐举杯敬酒。"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王得志放下酒杯,摆了摆手说:此老王非彼老王也,此老王简简单单。名字是好名字,就是姓没姓好,如果姓常多好啊!管了十多年把别人放在什么岗位上的事,到头来自己却没有了岗位,落了个《二进宫》的下场。如今是老了,劝不了龙了,保不了国了。好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况且我不是好汉,就一个狗熊罢了!
"不,你是我们心目中的好汉!"
此后,"嗨老王!有故事吗?"
"哈哈哈!就怕你们酒不够。"
便成了他们之间的暗语。
就此罢笔想听故事,上酒!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许东成


作者简介



许东成.jpg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