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水缘微小说征文5-53】闪小说三篇||武秋海(河北)

时间:2023-12-24作者:gljwm分类:征文大赛浏览:256评论:0
闪小说三篇

文/武秋海
(一) 老头吸烟
传说,民国年间我村庙会期间请来一班唱戏的,戏报早早贴出去了,剧目叫:“老头吸烟。”那些戏迷们碰面,甲问乙:“你知道这是出什么戏么?”乙答:“不知道,听也没听说过。”甲说:“那咱可得瞧瞧。”乙说:“瞧瞧。”
庙会这天,戏院门口早早挤满了人。戏院门开后,陆陆续续有人买票进场,不到一顿饭的工夫,戏院子里的人就快满了。“咚咕隆咚”头通鼓打过,隔10来分钟二通鼓也敲响了,二通鼓-敲,戏就要开场了。随着锣鼓点,内幕一嗓子“呀呀——嗨!我来了——”从帐中走出个手提烟袋的长胡子老人,走到舞台中央,坐在椅子上,“叭哒叭哒”抽起烟来。
看了半天,无别的剧情,只是老头一锅接一锅的吸烟,骂一声:“这就是他妈的‘老头吸烟’?”离座往外走。
挤在门口的人见有人从里边出来,问:“什么戏?”
出来的人说:“老头吸烟!”
又有人买票进去了。
又有人从里边出来,有人问:“什么戏?”
从里边出来的人说:“嘿!老头吸烟。”
又有人买票进去了。
(二) 算卦先生
一天下午,太阳快落山的样子,我从县城要坐公共汽车回家,当走到离车站不远的地方,见车站西一排溜摆卦摊的算卦先生正在收拾卦摊准备回家。这是一排溜七八个算卦先生常年的固定位置,算卦先生中有七八十岁长胡子的老者,也有二十多岁的年青人。我从他们身边走过,听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一边收拾卦摊一边问隔摊摆卦摊的年青人:“今天你弄了多少?”
年青算卦先生说:“他娘个球,整一天就弄了10块钱!”他反问老者:“你呢?”
老者算卦先生说:“你比我强,一天我连个毛也没弄到。”
我听了觉得可笑,心里话:你们出门前,没算清今儿个是什么日子吗?
 (三) 听课
“叮铃铃。”几声午饭铃响,学生们、老师们拿着饭盆到食堂打饭。小李老师也拿上饭盆到教职工小食堂打上饭,正蹲在地上一角吃着,张副校长拿着饭盆走过来,对小李老师说:“李老师,有个事忘记和你说了,今下午教育局几位领导要听你的课,饭后你准备一下。”
小李一听懵了,现时已1点多了,下午两点是他的课,那还有时间做准备?往日,上边下来要听课,听谁的课头一天就通知谁。小李老师心里明白,他和张副校长之间有点隔膜,这不是明明给他闹难看、穿小鞋吗?  
小李老师和张副校长之间的矛盾,其实也不怨小李老师,张副校长有个侄子中师毕业,在家呆了一年,张副校长讬人送礼走门儿,想让侄儿来他们学校任教,侄儿在师专上的是物理专科,他们学校正缺物理教师,对口儿,教育局有关领导也答应了,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小李在县中教的好好的,偏偏申请要回家乡学校任教,最后经教育局研究,批准了小李的申请,给张副校长一家闹了个狗咬水泡——空欢喜,张副校长一直对小李老师心怀不满。
“叮铃铃”下午第一节课铃声响了,小李老师一手拿着课本,一手拿着课堂上用的几件仪器走进教室,学生们齐刷刷站起来喊了声:“老师好!”
小李老师回了声:“同学们好!”然后让学生们坐下来。
这时候,张副校长领着那几位来听课的教育局领导也走进教室,坐在后边早已摆好的椅子上。
小李老师站在讲台上向学生们望了一眼,然后说:“今天不开新课,自己复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提问。”话后坐在讲台旁埋头看起课本。
学生们不知出了什么状况,整个教室鸦雀无声,只听到“哗啦哗啦”的翻书声。
坐在教室后边几位教育局领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张飞穿针眼,大眼瞪小眼,看张副校长,头上冒出了汗珠。
小李老师坐在讲台上默不作声,只顾闷头看书。十几分钟后,教育局几位领导悻悻走出教室,张副校长也紧跟其后,教育局一领导回头责问张副校长:“你这是让我们听的什么课?简直是胡闹!”
张副校长“这,这,”了半天,一句话也没说上来。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武秋海


作者简介



 武秋海:河北灵寿人,河北民研会会员,原石家庄地区文协会员,灵寿县作协会员。曾在省、原地区、县文艺报刊发表小说、故事等题材多篇,民间故事100多篇。2022年3月至今,在网络平台发表小说、故事、随笔题材文学作品130多篇,并在全国征文中获二等奖。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