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水缘微小说征文5-56】变脸||武秋海(河北)

时间:2023-12-25作者:gljwm分类:征文大赛浏览:250评论:0
变  

文/武秋海
老王今早晨的脸拉得有一尺多长,他本来长着一副驴脸,这脸往长的一拉更像驴脸。
平时,老王就是个大脾气的人,见了谁也嘻嘻哈哈。今早不知是怎么了,谁问他话他也不理,谁和他打招呼,他也只“嗯”一声,不多说一句话。
老王在这乡政府当门岗已有30多个年头了,从不到30岁到这儿看大门,一直快迈进60的门坎了,小王变作了老王,可他不是正式工,也不是计划内人员,开始找他时说好是临时工,至现在还是临时工。公职人员月工资四千五千,多的月工资七八千,计划内合同制工作人员月工资也三千多,他的工资每月为800元,这也是从最初的60元一直涨到现在这个数。
工资多少他没怨言,因为全家就他一个人,无媳妇无儿无女,一个人吃饭全家饱,无牵无挂,在乡政府看大门人家不要他付饭费,800元净落。
昨天晚上凌晨3点来钟,赵副乡长从外边回来给他打电话他没接,这是初冬的天气,还“嗖嗖”刮着西北风,整整在大门外凉了赵副乡长10多分钟,赵副乡长今晩手气差,心里正窝着火无处撒,老王就撞到这枪口上。等老王从他宿舍出来,小跑着来到大门口,打开铁栅栏门,赵副乡长就劈头盖脸地训斥起老王来:“今儿个是怎么回事?我给你打了三次电话难道没听到,这么冷的天,在门外凉了我10多分钟。”
老王瞌瞌巴巴地说:“我,我,我睡着了。”
“你是干什么吃的,一个月800工资,吃饭白吃,是让你在这睡觉哩?”
老王没敢接腔,知道赵副乡长今晚一定是输了钱,心情不好,才给他发这么大的火。
赵副乡长年岁不大,30刚挂零,晚上除无紧急工作外,他爱出去打个小麻将。政府驻地村村主任家就开设着一个小麻将馆,两个屋,一屋摆一张麻将桌。
赵副乡长在村主任家玩麻将常常玩到下一两点才回来,老王不敢睡死觉,他的宿舍离院门60多米,窗口对着门口,怕睡着了赵副乡长回来叫开门听不见。
前一天晚上,下一两点赵副乡长从麻将桌上回来,叫开门,对着老王嘻嘻一笑,满脸红光地说:“嘿嘿,今黑价又弄了他们三千多。”
老王知道今晚赵副乡长一定是赢了,心情好脸好看。
有时候开了门,见了老王一声不吭,脸拉得老长,老王心里清楚,赵副乡长今晚一定是输了。
老王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输赢。他心想,昨晩赵副乡长一定是输了大的,不然不会对他发那么大的火。
后来从麻将桌上内部人得到消息,那晚赵副乡长手气差,一宿输了6000多,怪不得他变脸呢。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武秋海


作者简介



 武秋海:河北灵寿人,河北民研会会员,原石家庄地区文协会员,灵寿县作协会员。曾在省、原地区、县文艺报刊发表小说、故事等题材多篇,民间故事100多篇。2022年3月至今,在网络平台发表小说、故事、随笔题材文学作品130多篇,并在全国征文中获二等奖。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