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山东


09月25日

【水缘文学•原创小说】编玉米叶辫子​||VIP作家·贺宝璇(山东)

作者:gljwm 分类:小说天地 浏览:11 评论:0
【水缘文学•原创小说】编玉米叶辫子​||VIP作家·贺宝璇(山东)

【微小说】编玉米叶辫子文/VIP作家·贺宝璇八十年代后期,农村经济较差,副业较少,玉米叶不失时机地派上了好大的用场,那年我还在上学,但是已经成为我家用玉米叶编辫子的主要劳动力。那编地毯的工作,还是我姐夫从驻巴基斯坦大使馆引来的。编玉米辫子的...

Tag:
09月19日

【水缘文学•散文随笔】八月桂花香​||牟洪营(山东)

作者:gljwm 分类:散文随笔 浏览:18 评论:0

【随笔】八月桂花香文/牟洪营当百花谢幕,繁华落尽,大地的最后一抹衰红远去;当寒蝉凄厉的嘶鸣渐渐被凉凉的秋意淹没,化作秋风秋雨;不经意间,桂花已悄然开放,娇羞地掩映于密密匝匝的树叶下。草地上,野草丛生中,庭院里、道路旁,一株足以飘散馥郁的芳香...

Tag:
09月18日

【水缘文学•散文随笔】​独钟这片秋之美好风光​||牟洪营(山东)

作者:gljwm 分类:散文随笔 浏览:21 评论:0

【散文】独钟这片秋之美好风光文/牟洪营带着遗憾,带着迷惘,你在寻觅—秋之美。—眼前百花凋零,黄叶满天飞,天空阴霾,北雁凌空旋,脚踩在地上,树叶沙沙响,望一望远处,满眼迷离。一眼望不到边的黄土地哟,你为什么留下如此凄淡的情感?—于是你信步踏上...

Tag:
08月29日

【第三届水缘文学征文127#】多彩青云湖 今朝换新颜(散文)​||杜增才(山东)

作者:gljwm 分类:征文大赛 浏览:28 评论:0

【散文】多彩青云湖  今朝换新颜文/杜增才“汶水澄清绝点埃”,被称为安丘八大景之一的汶河,系安丘的城中河,是安丘市悠久历史的见证和文明的发祥地。作为大汶河国家城市湿地公园主景区的青云湖度假乐园,上万亩水面烟波浩淼;生机盎然的湖心岛...

Tag:
08月21日

【第三届水缘文学征文114#】干 亲(小说)​||金丰华(山东)

作者:gljwm 分类:征文大赛 浏览:41 评论:1
【第三届水缘文学征文114#】干 亲(小说)​||金丰华(山东)

【微小说】干 亲文/金丰华“砰砰砰”,瑞升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远门堂兄黑三。只见黑三手里提着一大兜食物:烧鸡、肘子、烧牛肉......,还有一瓶西凤老酒。黑三满脸笑容,道:“升弟,今晚没事,咱兄弟俩在一块唠唠嗑。”瑞升心里疑惑,我这没...

Tag:
07月28日

【水缘文学•诗词歌赋】那一片绿||薛千友(山东)

作者:gljwm 分类:诗词歌赋 浏览:111 评论:0

那一片绿文/薛千友接收了风的癫狂挡住了尘飞扬你用尽浑身的力量拥抱着大地,一簇簇绿披装是大地热吻了你还是你亲吻了大地从青青岁月到发了黄的篇章看不出一丝丝忧伤自然的爱给足了四季深深的情意彼此相拥沐浴着晨露,轻舞着夕阳,醉在黑夜里平凡的草牙儿走入...

Tag:
07月20日

【第三届水缘文学征文073#】​雨中游荡,只为那份心情(散文)​||牟洪营(山东)

作者:gljwm 分类:征文大赛 浏览:145 评论:0

【散文】雨中游荡,只为那份心情文/牟洪营有一天清晨,我被一缕缕细雨声从梦中叫醒。打开窗帘,才惊觉我已在庐山,那如丝般的雨轻轻敲打着窗棂,像是欢迎我这个“老庐山”,诉说着久别重逢的欣喜。淅沥的小雨仍在不停地下着,因眷恋这温润的雨丝,雨中游荡庐...

Tag:
07月14日

【水缘文学•诗词歌赋】想想当年宣誓的时候||石志新(山东)

作者:gljwm 分类:诗词歌赋 浏览:47 评论:0

【歌词】想想当年宣誓的时候文/石志新.当年面对党旗宣誓的时候我真的是心潮澎湃那激动人心的情境一直镌刻在我脑海.拥入你的怀抱是我真诚的期待笃定信念 勇往直前让我一生满怀挚爱.当年举起右手宣誓的时候我真的是激情豪迈那庄严肃穆的情形让我终生难以忘...

Tag:
07月11日

【第三届水缘文学征文064#】​细雨绵绵桐花落无声(散文)​||牟洪营(山东)

作者:gljwm 分类:征文大赛 浏览:61 评论:0
【第三届水缘文学征文064#】​细雨绵绵桐花落无声(散文)​||牟洪营(山东)

【散文】细雨绵绵桐花落无声文/牟洪营每天你静静的海滩边,你手握一本读者在随意俳徊,忽然发现面前水中好像有一本崭新的杂志,水很很清浅,你试着踮脚想去捞起,触到了,却又不小心失手,它慢慢地滑向更深的水面,你还是想去抓,但望望已经濡湿的鞋袜和有些...

Tag:
06月27日

【第三届水缘文学征文053#】闯红灯(小说)​||王言义(山东)

作者:gljwm 分类:征文大赛 浏览:47 评论:0
【第三届水缘文学征文053#】闯红灯(小说)​||王言义(山东)

【小说】闯红灯文/王言义睡了一大觉,她伸腿扫了下:没人,这老头子,又去哪了!披上衣裳,趿着鞋走出了卧室。东间亮着灯,她翘腿捏脚地走过去,轻轻推开了房门。 屋里烟杠杠的,呛人的尼古丁味顶了她个趔趄。老头子坐在写字台前,对着橘黄色的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