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水缘文学•散文随笔】钻戒之殇||铁城(重庆)

时间:2022-12-30作者:gljwm分类:散文随笔浏览:28评论:0

【散文】

钻戒之

文/铁城

蓝玫和辛福怎么也不肯相信,走出大山来到都市、一起奋力打拼,营造了一个小康之家并拥有两个聪明伶俐儿子的恩爱夫妻,却因老公辛福要送给蓝玫一枚钻戒的承诺没有兑现而分道扬镳,将原本打算白头偕老的幸福婚姻走到了尽头。
初识蓝玫,完全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要提笔写她的故事,是因蓝玫在自我介绍时,不经意间说过的一段话:“十六岁初中毕业后,我独自一人从巫溪大山,徒步走到心凝已久的大都市一一万州,再从万州又一步一步来到山城,我不但养育了两个聪明伶俐、善解人意的儿子,还拥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小康之家。”
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老友正立相邀了一干好友在解放碑得意世界西江月一聚。
饭点时间已过,应邀出席当天晚宴的九位好友已有八位陆续到场,一个还要参加另一场聚会的朋友有些着急地说:“不等了不等了,我们九个朋友等一个多不值。”我看了一眼坐在右侧有些难为情的东道主正立,忙不迭地折中着说:“都是朋友,我们先吃怕不是太好吧!”说完,我又面向东道主:“正立,你打个电话问问,看你那朋友到哪啦?”话音刚落,一位高个、长发、微胖,身着一袭黑色连衣裙,看上去不过而立之年的妙龄女郎推开了房门,风一样地站到了我的身后,红扑扑的脸蛋尚存些许羞涩。
根据“东道主”的安排,妙龄女郎坐在了我左侧先前为其预留的空位上。她边落座边喋喋不休地自责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一个年轻人,竟让你们这些长辈久等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按照以往相聚的习惯,我们从“东道主”起,从右至左依序提杯,各自介绍自己的身份,所从事的职业,最后向在座朋友说一句祝福的话。
轮到妙龄女郎时,只见她不紧不慢地满上一杯酒,彬彬有礼地起身向各位拱了拱手,满是自责地说:“各位长辈,这杯酒是我迟到了的罚酒,望能得到在座各位长辈们的见谅!”放下酒杯后,她依然站着向大家言简意赅地做了自我介绍:“我姓蓝名玫,老家是巫溪县大观镇十里坡村,十六岁初中毕业后怀揣梦想,独自一人背着一个帆布挂包徒步到万州,又一步一步走到了山城重庆……”
说这番话时,她没有矫揉造作,更没有刻意为之。一双黑不溜秋的大眼,紧盯住在场的每一位朋友,显得十分真诚、落落大方,间或流露出些许忧郁之神情。
凭多年新闻记者的直觉,我当即意识到:眼前这姑娘有故事。根据自己多年识人、判人的经验断定,能够在一群陌生朋友面前“站不改姓、坐不改名”地说出自己贫苦出生及奋斗历程的人,其品格再差都不会差到哪里去!
席间,蓝玫因与在座各位年龄差距悬殊,没有太多共同话题,很少直接的语言交流。当她听到我与对面的周总同属甲午马而互称老庚时,顿时兴奋得站起来说:“哎呀!真是太有缘分了,我的妈妈也是甲午马,与你俩同年,那我就叫你们叔叔啰!”言毕,蓝玫又满上两杯酒,分别向我和老周各敬了一杯。
在此后的几次交往中,蓝玫都以她那坦诚直率的表达方式和色彩明快、雅而不俗的服饰赢得了人们的好感。在一次酒至半酣时,我当着众人的面直言夸了她一句:“蓝玫是一个越看越好看的“耐看”型美女。”听到这话,蓝玫微微一笑,红朴朴的脸上泛起一抹浅浅红晕。
初中毕业考试后,刚满十六岁的蓝玫还没得到考试成绩,就已做好了远赴万州打工的思想准备。
一天早晨,蓝玫起床为上坡干农活的妈妈和哥哥煮好了中午饭菜,将两套夏季换洗衣服装进帆布挂包后,径自去到妈妈和哥哥干农活的地方,站在一个能与妈妈喊话的山坡上大声喊道:“妈妈,我给你和哥哥的饭已煮好,你们回去吃就是。我走了,到万州打工去了。”没待妈妈回话,小蓝玫便毅然转身,头也没回、毫无顾忌地大步流星朝着万州的方向走去。
其实,一百多公里以外的诗城万州,已是蓝玫心凝多年的最美都市。
早在蓝玫八岁时,妈妈曾带着她去到万州二伯家走过一次亲戚。也正是那次走亲戚,让幼小的蓝玫开了眼界:原来,大山以外竟还有那么美丽、那么热闹,出门就坐车、家家自来水、餐餐白米饭的大城市!
从此,不谙世事、不善言表的蓝玫那颗稚嫩之心,就放飞到了巫溪大山之外的美丽万州。小蓝玫暗下决心:终有一天,我会逃离这个“出门就爬坡,端碗就土豆,一声喊得应,走拢已三更”的穷山沟。
初到万州,蓝玫别无他求,只要能管吃管住,工资多少都行。她先后在小吃店、旅店和超市打过工,都因她踏实肯干、两眼取巧、腿脚灵便、少言寡语讨人喜欢。个别老板在付清全额工资的基础上,还会另给一个五百或一千元不等的大红包,意在留她长此于本店服务就行。
恰在此时,一个考入重庆某师范学校的学长来电,一石激起千层浪,让蓝玫本就动荡不已的那颗心,又一次剧烈地蹦跳了起来。
2000年春节刚过,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蓝玫,怀揣着对国际大都市一一山城重庆的无数个新奇和节吃少穿省下的五十元钱,登上了从未坐过的长途客船,从奉节港出发顺江逆流而上,向着山城重庆奔驰而去。
此时的蓝玫,心灵深处总会反复地回想起毛宁那首:月落乌啼曾是千年的风霜,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
回望一眼相去甚远的故乡,仍存依依难舍的蓝玫心想:这一去是福是祸、是吉是凶?谁能为我点化点化?
经过两天三夜的颠簸,蓝玫甩掉了“人贩子”的跟踪,来到了高楼林立、人山人海,五彩缤纷、满眼陌路的重庆,在小什字一家火锅店暂时落下了脚。
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蓝玫过上了有了上顿没下顿,去了东家到西家,走了城北走城南极不稳定、居无定所的艰苦日子。
后来,蓝玫在观音桥一家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小门店里,终于找到了一份自己当时觉得较为满意的房屋中介工作,并戏剧性地结识了两个儿子的父亲一一辛福。
辛福与蓝玫一样,也是孤身一人从石柱县七跃山走出的农家子弟,同样具有埋头苦干、吃苦耐劳、少言寡语的山里人特有的共同美德。
两年之后,是辛福那句:“只要你转来,我会为你一生负责到底”听似轻描淡写的表白,使刚满19岁的蓝玫,心无旁骛地情定朝天门。
那是2002年春节前夕,蓝玫接到她妈从巫溪老家带来的口信,要她回老家过年并与大姨妈介绍的对像相亲。
收到老妈带来的口信,本就在重庆混得不太尽人意的蓝玫为之一振,激动得两天两夜没睡上一个安稳觉,当即决定返回老家见势行事。
同在一家中介公司、相互已有好感的辛福,听说蓝玫要回巫溪过春节,决意要亲自送她到朝天门码头。临到分手时,辛福畅然若失地凝望着蓝玫,自言自语道:“转来时提前告诉我,无论刮风下雪,我都会来朝天门码头接你!”蓝玫无语,满含泪花地提起背包扭过头,挪动着腿慢慢地向着跳板走了过去,并不时回望了辛福一眼又一眼。突然,痴立着的辛福猛地一下跑到跳板边上,相隔几个旅客大声着说:“蓝玫,只要你转来,我会为你一生负责到底!”
听明白了辛福这话的蓝玫,稍显迟疑后,便快步转身上岸来到了辛福身边,手挽着手地回到了观音桥租住房。
第二年国庆节后,蓝攻和辛福的大儿子辛大福来到了人世。
在此后的十来年间,蓝玫和辛福赶上了我国房地产业风卷残云般的发展势头,以及房价似断线风筝直线猛升的大好时光,加之小两口起早探黑、马不停蹄,不分白天黑夜、诚心诚意为客户服务,深得业内人士交口称赞,小俩口也赚了个盆满钵满。
车子、房子有了;公司、门市也有了;还用闲钱在风水宝地观音桥和杨家坪,开起了两家档次不低的大酒店,俩口子转身一变,成了山城房地产中介行业为数不多的娇娇者。
蓝玫和辛福,怎么也不会想到:好日子,竟从此过到了尽头。
人们常说“男人有钱要变坏,女人变坏会有钱。”起初听这一说,蓝玫总会不当一回事地嗤之以鼻。
然而,现实终归是现实,是不会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现实。
自从家庭经济条件向好后,辛福像变了个人似的:说话的口气变大了,一般的亲友看不起了。用辛福的话说:只要花钱能够办到的事,那根本就不是个啥子事!在辛福眼里,除天上的星星摘不下来外,其它任何事情都不在他的话下。
辛福人变了,他的时间也紧张起来了。在偌大一套豪宅里,成天仅只蓝玫和大儿子辛大福,孤苦伶仃地过着毫无生机和活力的苦日子。
寂寞至极时,蓝玫也会拨通辛福的电话,可电话那头的辛福总是不是在谈业务,就是在打牌喝酒。总之,辛福就是一天到晚忙得不可开交。
2012年夏的一天深夜,忙得一张皮包骨头架子的辛福突然回到家里,声称要让儿子辛大福接受更好的教育,安排妻子蓝玫带上儿子到北京求学,以便日后尽快适应国外教学要求。与此同时,辛福还情深似海地告诉蓝玫:“三个月后的今天是我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我要专为你订制一枚钻戒留作纪念!”
辛福要送钻戒给蓝玫这话,虽说得有些轻而易举,对一心扑在这个家的蓝玫,却听得有些心头发热,亦如十年前辛福在朝天门码头:“只要你转来,我会为你一生负责到底”那句话一样,让蓝玫为之动容,顿时热泪盈眶起来。
然而,蓝玫这次却想错了。
三天、三个星期、三个月、三年时间过去了,蓝玫不但没等来爱夫辛福赠予的纪念钻戒,却等来了辛福一次比一次更加冷漠的话语,等来了三朋四友接二连三的流言蜚语……
当蓝玫抱着未满周岁的二儿子从北京返渝后,摆在她眼前的却是车子、住房和门市已全数抵押给了别人,此前经营得好好的两个大酒店,已被甲方全部收回以及银行负债二千三百多万元的现实。
更让蓝玫痛心不已的是,辛福早已和自己的闺蜜王放裹在了一起,并生育了一个已满两岁的私生女。
后来,如梦初醒、生不如死的蓝玫才通过圈内好友得知:辛福早在四年前就与闺蜜王放勾搭到了一块。为不让蓝玫及早发现,便安排蓝玫带大儿子到北京求学。
蓝玫带着儿子离开重庆后,辛福便和“小三”王放过上了瞒天过海、醉生梦死的“美好日子”。
在重庆、成都赌博不过瘾,辛福多次邀约赌友远赴澳门赌博;在重庆、湖北玩“小三”、“小四”不尽兴,他又邀约嫖友远赴上海玩俄罗斯美女。就这样,辛福自导自演地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让得来不易的美好婚姻和幸福家庭走到了尽头。
时至今日,没有被家庭裂变击垮,早已走出破碎婚姻怪圈的蓝玫,除全身心扑在两个儿子学业和生活料理的前提下,在人流如织的北城天街,还拥有了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她致力于用中医疗法,拯救鼻炎患者于水深火热之中。
工作之余,蓝玫还一门心思地扑在了玫瑰美容、美颜、护肤产品的研发上。
蓝玫说:不远的将来,我一定要让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美女朋友们,放心用上不沾任何化学物品的美容、美颜和护肤产品,让每个女人都能够拥有一颗美丽的心灵和一副美丽的外貌,让应有的美丽都展现于美好的人类世界。
接受笔者访谈的头天晚上,蓝玫做了一个美梦:
蓝玫向她年迈的母亲承诺,一定要潜入海洋深处,窥探海里埋藏着的美好故事……
几经痛苦、费尽周折,孤身只影的蓝玫,终于沉到了几千米之外的海底深处,看到了五彩斑斓、千姿百态的海洋世界里晶莹剔透、形态各异的海生动物们,无忧无虑地游走其间,恍如一颗颗玫瑰般靓丽的钻戒,慢慢地、慢慢地向着她的跟前游了过来……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铁城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余德成,笔名铁城。中国西部散文学会、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秘书学会副会长,曾任《办公室工作》杂志总编辑。先后岀版《我和我的老乡们》、《探索之痕》、《笔尖下的传奇》和《故土留痕》等专著四部。有诗歌、散文和小说发表于《西部散文选刊》、《作家新视野》、《贵州民族报》、《重庆科技报》。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