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水缘文学•散文随笔】捉虱子||吴秉信(内蒙古)

时间:2022-09-22作者:gljwm分类:散文随笔浏览:15评论:0

散文

捉虱子
文|吴秉信
1965年,我的老家还没有电灯。一天夜间,母亲在煤油灯下抱着我的棉衣在捉虱子。母亲把棉衣的袖口彻底翻将出来,低头仔细在寻找着什么……
我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一会儿,发现母亲慢慢地、轻轻地触摸到了什么。她小心翼翼地将那东西捏在手里,并且放在她的大拇指指甲盖的上面,对齐了用力一挤“啪!”地一声响……
我一骨碌地爬起身来,发现母亲的指甲盖上已经布满了鲜红的血!再看棉衣的夹缝里有一层白花花的东西(虱子的卵),这时,突然从棉衣的夹缝里面又窜出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来……
“它就是咬你的虱子!嗯……就是你,把娃的血都吸了!”母亲一边说一边狠狠地用力挤着虱子……紧接着,母亲将棉衣夹缝那一层白花花的东西置放在自己的嘴里一阵地啃咬,还能够听得到“噌……”的声响……
母爱是无私的,伟大的,更是痛苦的!母亲为了清除我身上的虱子竟然用自己的嘴去啃咬!
1984年,单位派我去呼市喇嘛湾煤矿拉煤。出于好奇,我也趁此机会出去风光旅游一下!
“吴师傅……多穿些衣服,注意别感冒。”汽车司机卜俊同志知道我第一次拉土豆时被冻的感冒,他热情地提醒我说。还嘱咐我到喇嘛湾需要走两天的时间,途中还需要过夜。很快就到了晚上,我们进了一家旅店。店老板很热情,而且店也宽宽大大,灯光如昼。屋里置放着5张床铺,被褥整整齐齐,白白净净,像是刚洗过的一样。干净漂亮的环境顿时让我疲惫的身体感到轻松了很多,我高兴极了。因为我是第一次拉煤,对这里的规矩什么都不懂,所以,只能是坐享其成了。一切都由卜师傅来安排。
饭罢,我高高兴兴地脱掉衣服一头钻进了被窝里……躺下刚一会儿,我的身体有瘙痒的感觉,而且一阵紧是一阵……随及开灯,掀开被子看竟然令我大吃一惊:原来在被子的上面爬了无数个清泡泡、圆滚滚的虱子,俯拾即是!
哎吆我的妈呀!原来是它在作怪!若不是儿时对虱子司空见惯,我还真被它吓个半死呢!我一边抓挠着肌肤,一边寻找着虱子,一个、两个、三个………岂能够捉完,再说,它狡兔三窟见光亮早已溜之大吉!此时的我,之前那股高兴劲儿早已变得云消雾散了,心里只剩下了烦恼和痛苦!就这样,我强忍睡了一夜,抓挠了一夜,烦恼了一夜……
这时,我想起了卜师傅之前说的话来:“吴师傅,你仔细检查一下被子。”奥,我方才恍然大悟!
“你为什么不换一家旅店住呢?”我问卜师傅。
“唉……哪儿都一样,穷虱子,饿虮子,我住过几家的旅店都是一样的……”卜师傅无可奈何地说。
我回到家的第二天,妻子在我的被子里竟然找到一个大虱子!!为此事,她还穷原竟委地去问卜师傅。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吴秉信


作者简介




吴秉信(笔名吴华、吴磊),男,汉族,中共党员,大专学历。生于山西省朔县,1960年来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第二故乡。念过书,学过医,参过军,当过工人,干部。现已退休,依然老骥伏枥,磐石之固,笔耕不辍。自1972年写稿以来共创作60万字作品,发表900余篇文章。其中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儿童文学、通讯等。作品散见于全国报刊杂志和网络平台。入书33本,有《钟老师》《剜鸡眼》等九篇代表作。获奖26次,其中金奖3次,一等奖3次。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