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水缘文学•散文随笔】担当与口罩||马率芳(河北)

时间:2022-09-17作者:gljwm分类:散文随笔浏览:20评论:0

散文

扶犁

一一马率芳

文/骏帅

杨占周开着12马力四轮拖拉机犁地,我和生产队会计王继豪同志,轮流在拖拉机后边扶犁。
那是一个月高风爽的深秋夜晚,用上级奖励的一台拖拉机犁地,可是一个喜庆开心的事。那时不像现在的机械化程度,当时全村7个生产队仅有这一台拖拉机,而且是今天上午刚从县城开回来的崭新机车。社员们喜出望外,全村干部社员也都羡慕不已。生产队长更是自豪、激情四射地指挥生产。因新拖拉机第一次使用,生产队长基
于还没来得及选派出合适人选和对新拖拉机爱护的考量,让我这个包队的大队干部和生产队会计去犁地,他则带领几十名男女社员在另一块地里连夜收割玉米。
新拖拉机开进这块120亩已腾完茬撒上粪的地里开始作业。当时新拖拉机没有升降犁,更不像现在的旋耕机。我们便用牲口套索拴住一个单铧犁挂在拖拉机后桥上进行操作。750米长的地身,我和会计分别单独扶犁耕翻,犁出的地深而平且没有玉米茬和大坷垃浮现。机车速度快,在后边扶犁是一个非常吃力的活,一是必须扶稳插住犁把,二是必须大踏步紧跟。机车不停,我和会计每扶两圈一交换,交换班时,我们都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这种快节奏高强度的劳动,是对一个人体力的真实检验。前半夜同会计交换尚能旗鼓相当,后半夜则感身疲力尽有些吃不消。由于体力不支,在跨过横向大垄沟时,没插入(地)犁,车跑犁歪我倒地,跪在一个玉米茬上。拖拉机拖着一个空犁跑到地头,见状,会计和杨占周迅速回来找我,发现我在地上的趴着,会计拿出手电筒一照,我的蓝色新秋裤(有生以来第一次穿)左膝处洇出一片血迹。会计立即从打谷场喊来两个看场的社员顶替我们扶犁。他架着我去大队保健站对左膝进行了清洗、包扎。
第二天,生产队长要在田间召开社员大会,欲对杨占周进行批判斗争,说他是“铁牌国民党员”子弟,故意对大队支书报复,这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我劝说队长,这个事是我没插住犁造成的,杨占周不是故意的。避免(制止)了一场没必要的悲剧。
步入耳顺之年且疾病缠身的我,抚摸着左膝盖的疤痕,沟想起40多年前,青春激荡活力劲足的劳动乐趣,不由的思绪万千。
2017年5月22日初稿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马率芳


作者简介




马率芳 男1956.6月生人,河北广平人,退休干部,在职研究生学历 ,广平县老干局第四老干支部书记、广平新联会顾问、县作家协会成员、金秋文友协会秘书长、(鹅城中医报)主编。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