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水缘文学•原创小说】水之缘||尹仲隆(湖南)

时间:2022-09-12作者:gljwm分类:小说天地浏览:21评论:0

小说

水之缘
文|尹仲隆
坨子岭是衡邵干旱走廊众多山峦中一个很小的地方,岭下面不远是李子堂,李子堂也住着几户人家。坨子岭、李子塘只有数口池塘,没有水井,水贵如油。遇到天旱,人们就祈祷老天下雨救庄稼救人。
坨子岭有个叫王春秀的妹子,上有父母,下有弟妹,原来是城里人,祖籍在坨子岭,他的父亲犯了错误被“发配”到这里,弟妹还是在坨子岭出生的。
李涚生家在李子塘,饮用屋旁边的山塘水。每逢大雨,山洪进塘,塘水像稀稀的小米粥,过几天才能澄清。喝塘水有很浓的泥土味;塘水洗衣服,粗布白衣染被成黄色。涚生妈在水缸里放点明矾,能澄清水,没有明矾,将就饮用……

IMG_20220222_160359.jpg


一次,春秀路过李子塘,到涚生家讨水喝,涚生妈在水缸舀碗水给她。
春秀望着碗里的水,惊叹:“好清的水!我家一年四季喝塘泥水,肚子里的泥巴能做个土砖了。”
春秀咕咚咕咚喝下一碗水。正好涚从松家氹岩洞挑来山泉水。涚生说:“喝碗岩水吧。”
“你辛辛苦苦挑来的岩水,我不好意思喝。”“只费点力气又没花钱买,有什么不好意思。”
“岩水又凉又甜!”“还喝不?”
“喝饱啦!”春秀不好意思摸了摸肚子。
春秀说道:“黄泥巴水的味道,没喝过不知道。山岭上人命苦,不好意思诉说。住在松家氹那岩水边上多好。”说完一声长叹。
从那以后,春秀路过涚生家,涚生妈或涚生用岩水招待她。涚生每天抽空挑来岩水,希望春秀来。春秀没来,涚生呆呆地望着坨子岭方向……

IMG_20220323_172549.jpg


春秀身材好,腰细臀大,衣裳穿在身上格外合身;眼睛水灵灵的,看着你,不好意思和她对视;说话像夜莺唱歌,悦耳动听,口齿清楚,含情传意……
一天,涚生妈去赶集,春秀来了。涚生妈说:“春秀,我不陪你了,有人等我一起去赶集。”
春秀回答:“大娘,您先走吧,我喝完水就来追赶您。”
涚生舀来一碗岩水,春秀含情脉脉地望着涚生,咕咚咕咚喝下。涚生拿来小板凳弯腰放下:“坐一会吧。”涚生起身时无意碰到了春秀隆起的胸脯。春秀像触了电一样,脸红了。涚生脸也红了。两人都发懵,呆呆地对望着。
突然,春秀像醉酒一样踉跄起来,涚生怕她摔着连忙托住。春秀地抱住了涚生,涚生也抱住了春秀……
岩水结姻缘。“高山上一朵花,插在涚生家。”过去的春秀,成为了涚生嫂子。
日子不紧不慢地走着,生产队的工价也总在三四毛钱之间徘徊,因此涚生“外流”了(外出务工)。
涚生到云南割橡胶,喝过某某河的水;涚生去黑龙江挖金,喝过某某溪的水;涚生在湖北做瓦,喝过某某江的水;涚生在新疆采摘过棉花,喝过坎儿井的水……他到过很多地方,喝过很多地方的水,但也吃过很多苦。
水养万物,水能滋身养体,生力气、明眼睛、长智慧……涚生初中辍学,又到过不少地方,“外流”的经历让他更加见多识广。
涚生“外流”时,家里由春秀一肩扛着:生产队出工、照顾小孩,有时还要去公社参加“外流人员家属学习班”。夜深人静,春秀想着涚生:身体好不?生活得怎样?“孤枕思夫夜更长”,春秀在床上偷偷哭过。白天,春秀装着没事一样做着该做的。
春秀望眼欲穿,终于盼回了涚生。涚生塞给春秀一沓钱。春秀一张张整理好,藏在只有自己和涚生知道的地方。
那天夜晚,涚生和春秀有说不完的话,那个亲呀腻呀的,久别胜新婚!
春秀记住了涚生的一番话:“从山岭上搬到山下面去住,这里生存条件太差,尤其是饮用水。”
春秀想,搬下山去住那该多好!她摸了摸涚生的脸,问:“能吗?”涚生回答:“只要上面有政策,就能搬下山去。”
涚生精明能干又有文化,说话条条是道,件件事情拿得上手,群众推选他当生产队长。
一年夏天,涚生带领生产队的男人挖土炸石开山塘。骄阳似火,顽石如炭,有人去山塘喝水解渴。涚生派人挑来松家氹岩水。
“喝岩水呵!”“喝神仙水啦!”众人蜂拥而上,一担水被喝得一干二净!虽然肚子被岩水涨饱了,但喝下去的不久成黄豆大的汗滴渗出来、或被从裤裆里掏出来的线线尿水弄瘪了……有人开玩笑:“喝咯多水,拉点点尿,比尿精还少。”
涚生白他一眼,说:“白天干活不积极,晚上抱婆娘有力气。”对方回答:“我婆娘要有你婆娘风流,我白天晚上都有力气。”
“松家氹的人命真好,住在那里该多好!”有人岔开话题。涚生说:“莫眼红人家命好,命运是可以改变的。”
干活的全是男子汉,一身劳力、满腔精力,在贫穷劳累中用开玩笑的方式打发贫穷劳累。先秦有“劳者歌其事,饥者歌其食”,这不就是“穷开心”、“苦中作乐”吗?

IMG_20220407_200925_edit_5569244736127.jpg


两年后,涚生抓住机会把家从李子塘搬下山,砌了三间土砖屋,不远处有口水井。春秀说:“每天能喝到井水了。”
春秀爱干净,水桶搁在木架上。她去挑井水时碰到有人的桶子底部沾有灰尘杂物,桶子底部的脏物洗在井里了。她把看到的说给了涚生听。
乡有储水过年的风俗,每到年关,井水被挑干了。春秀心想,单独有口井该多好!和涚生闲聊时,春秀无意中把想法说了出来。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几天后涚生和春秀商量:“我们家打口吊井吧,我在新疆打过吊井,有经验。”
意见统一,说了就干。涚生选择屋旁一个低洼地打井,他在井底下挖土炸石,春秀在上面摇轱辘。水井打成后,安上水井盖装上摇水器,把水引进家。
喝上吊井水的那天晚上,春秀搂着涚生说了很多悄悄话,亲热了许久。
涚生说,我们因水结缘,因水搬家,因水有了儿女。儿子在县城读高中,女儿在镇里念初中了。他们成绩好,有希望“跳农门”。
春秀紧靠着涚生,手摸着涚生的面庞:“是你划算标摆得好。”涚生说:“你把孩子教育得好,对家庭贡献最大!”
春秀说,我们生活芝麻开花节节高,但你比以前瘦了。“我倒觉得有盼头更有劲了。”涚生紧紧地抱住了春秀……
日子不紧不慢地走着,又是几年过去了。
儿子结婚了,儿媳妇和涚生儿子相爱结婚的原因之一是羡慕他家离松家氹泉水不远,城里的自来水她喝腻了。她和丈夫每次开车回家要装几桶松家氹泉水回县城。
女儿大学毕业后,留在省城工作也安了家。女儿女婿回家,除带些家里的农产品外还要装几桶松家氹泉水回省城。
松家氹岩水水量大,经过化验含有各种微量元素,其中硒的含量不少,有开发商要把松家氹岩水作矿泉水。
后来政府来了新政策,山岭上饮用水困难的住户,可以搬到山底下来,政府补贴部分建房资金。于是涚生把自己的房子也拆了,带领大家建了一个移民新村。

IMG_20220309_145105_edit_4661808227413.jpg


一转身,光阴变幻影。一回眸,往事成故事。
饮水是大事,国家实施了惠及最广泛的民生工程——“农村饮水工程建设”。村里建水塔,安水管,各家各户通自来水。放水那天,小孩奔走相告:“水来了!有自来水了!”“不要挑水了!只要拧水龙头了!”
一位老汉似吟似歌:“盘古开天地,祖辈担水吃。喝上自来水,我们有福气。政府办好事,百姓倍感激。勒石刻碑文,后代要牢记。”
“自来水,很珍贵,大爷大娘要牢记,用水开龙头,用完要关闭。”老汉的孙子跟着爷爷编出歌谣。
夜晚,涚生春秀在床上絮絮细语,从童年到少年、少年到青年,到结婚到生儿育女;从喝泥巴水到喝井水到喝自来水,许多事情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不知不觉咱两年过花甲啦;儿子儿媳在县城里高中教书,女儿女婿在省城上班,他们也和家乡的水有缘哦。
“日子好啦,都发达啦!”春秀把丈夫的手臂扳过来,枕在自己头下,双手箍住他脖子:“日子好啦,比我小时候在城里的日子还好,我们却老啦!”
“新房建好了,公路通了,路灯亮了,我出门坐摩托,家里电器齐备,吃的不用说……生活已经到顶峰了。”“是的,我想后辈的生活会比我们更好。”
涚生沉默良久,享受着妻子的抚摸,突然问:“上午祖孙对诗,那细伢子唱的什么?”
春秀回忆道:“自来水,很珍贵,大爷大娘要牢记,用水开龙头,用完要关闭。”
涚生道:这伢子唱的是要节约水资源。节约用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国水资源不丰富,节约用水的美德要传承下去。
虽然有了自来水,但是春秀有时也摇摇吊井的水,间或去老井挑水。忆昔惜今,怀旧促新……
地处衡邵干旱走廊中心的邵阳市犬木塘水库枢纽工程在如火如荼建设中,水库建成后,有渠道通耀光水库,到时家乡的饮用水更清、更美、更甜、更充足,人们的水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健康时尚。
水悠悠,情悠悠,涚生夫妇憧憬着明天。
涚生在妻子耳边似说似唱:农家饮水几级跳,未来生活更精彩,“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尹仲隆


作者简介



2021、04、29.jpg

作者简介:尹仲隆,退休教师,之前有教育教学论文在刊物发表,有散文、游记等见诸报端,获过张家界市宣传部及毛泽东文学院征文赛、我与大众卫生报30周年征文赛等奖。之后,在博客及公众号上撰文,长篇连载《情系故乡》被《博客日报》评为名博。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