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第三届水缘文学征文132#】要球不得(小说)||铁城(重庆)

时间:2022-08-30作者:gljwm分类:征文大赛浏览:36评论:0

【官场微小说】

要球不得

文/铁城

要球得!拿新来过。
是四川籍团政委牛德水说了一辈子的口头禅。
也是跟了牛政委十多年的政工科长柯仲庸听了有些心惊肉跳、脑壳发胀、四肢发麻的一句话。
要球不得!拿回去重新来过。其意是说政工科长柯仲庸,送给刘政委签批的《工作总结》、《工作计划》或《经验交流材料》没写好,要他拿回去重新写过的意思。
矮胖矮胖、脸色红润、精力旺盛的团政委牛德水,来自四川武陵山区。
仅只初中毕业的他,从入伍到转业进地方武装部,一直都是官运亨通。
虽说牛德水书没读几年,终因他思想通透、脑子灵光、眼睛盯事,硬是从司务长、排长、副指导员、连长、副营长、营长、副团长、团政委到武陵县委常委、县武装部部长,一步一个台阶地变了十几个职级。
可他永远不变的是,走路挺胸昂首、目不斜视,说话声如洪钟、滔滔不绝,还总是带着四川武陵山区那些:要球不得、砍脑壳的、锤子、要得个铲铲等方言哩语,被来自北方那些满口标准普通话的官兵们背地里称之为“土农包”和“乡巴佬”。
赶巧的是,身板直挺、文静秀气、皮肤白净,说话做事认真踏实、慬小慎微的柯仲庸,也是来自四川武陵的一个小老乡。
柯仲庸毕业于军事院校政工专业,来自团政委牛德水的家乡一一四川武陵山区,与大了十多岁的牛政委又有不少的“共同语言”。
故土情结浓郁的牛政委,便喜滋滋地将柯仲庸安排到团政治部政工科,专为团部起草机关公文。
哪曾想,在学校被老师和同学们都尊称为“笔杆子”的柯仲庸,每次认认真真、改了又改的各类文稿,只要递给牛政委,不需多时,就会听到牛政委粗声大气地:“要球不得!拿回去重新来过”。
头两年,一贯慬小慎微的柯仲庸,不得不忍气吞声地将本就写得十分完美的稿件拿回去读了又读、改了又改,只要能在牛政委手下得已通过,他都会扭过头去长出一口粗气。
时间久了,柯仲庸只要听到牛政委:“要球不得!拿回去重新来过。”这声大吼,他就会心惊肉跳、脑壳发胀、四肢发麻!有时,柯仲庸还会在半夜三更的睡梦里,被牛政委“要球不得!拿回去重新来过”那吼声惊醒,搞得挤在两室一厅的老少三代都不得安宁。
让柯仲庸走出“怪圈”,回家能吃上一餐清静饭、睡上一个安稳觉,还得感谢刚从中南大学中文学院毕业参军入伍的小罗。
起初,柯仲庸也会听到小罗把写好的稿件递给牛政委后,牛政委也一如既往地大声吼道:“要球不得!拿回去重新来过”。
可非常蹊跷的是,小罗被牛政委吼过两三次后,柯仲庸就再也没有听到过牛政委向吼自己那样吼小罗了。反而看到牛政委总是和颜悦色、语重心长地告诫小罗:“小罗呀,你咋这么不细心?颜色的“色”那么简单字,你都要把它写成设计的“设”,服务的“务”你也要写成失误的“误”?最后一句写完,必须要有个句号呀,你咋这个规矩都不晓得?”
小罗每次还未来得及答话,牛政委又紧接着说:“你写这稿,要不是我给你仔细审改,交到上级去要得个铲铲哪!”
但凡此时,小罗都会毕躬毕敬地连声道:“那是,那是,感谢牛政委的指点和帮助!”
久而久之,百思不得解的柯仲庸,怎么也找不出小罗为啥不遭牛政委狂吼的真实原由。
一天中午,柯仲庸终于瞅准了一个单独与小罗吃午饭的机会。
柯仲庸满心虔诚地问小罗:“小罗,牛政委啷个再不吼你:要球不得!拿回去重新来过了呢?”
小罗那对机灵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十分诡异地说:“哪叫你办事那么用心?一篇稿子连个病句、错别字都没有,那审稿人的价值从哪体现?”
柯仲庸猛地将脑门一拍,后悔不迭地连声道:“唉!唉!我真是个锤子,遭吼了这么多年,啷个都还不晓得省水?”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铁城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铁城,正名余德成。中国散文学会、华夏精短小说学会、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秘书学会副会长;《办公室工作》杂志总编辑。出版报告文学集《我和我的老乡们》、社科论文集《探索之痕》、长篇通讯文集《笔尖下的传奇》和散文诗歌集《故土留痕》等专著四部。有诗歌、散文和小说发表于《西部散文选刊》、《作家新视野》、《贵州民族报》、《重庆科技报》等。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