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第三届水缘文学征文130#】助浴师(小说)​||薛莹(江苏)

时间:2022-08-30作者:gljwm分类:征文大赛浏览:59评论:0

【小小说】

助浴师
文/薛莹

人的一生,有不少的必然,也有不少的偶然,田桂芳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成了京城为数不多的助浴师。所谓助浴师就是给年迈体弱多病的老人洗澡,给他们干净和尊严。

桂芳的母亲是妇产科的医生,迎接了几千个新生命;而父亲在殡仪馆工作,送走了几千个老人。妹妹和弟弟继承了父母的事业,妹妹上了本科妇产科专业,弟弟上了本科殡葬专业。

人世间,谁也回避不了生死问题,当妇科医生和殡仪工一样重要,一样光荣。桂芳家向来有尊老爱幼的好家风。

然而,桂芳在40岁以前,她在一家主营汽车零部件的企业,担任大客户销售总监的重任,年薪50万左右。因公司发展状况不符合她的理念和期望,于是递交了辞呈,想休息调整一下。

桂芳的爱人在民政部门当领导,既高明也开明,对桂芳的决定,他不干预,让她自由快乐的生活。桂芳在生活上按了加速键,生了儿子,又生女儿,还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攻读了MBA,顺利地拿到了硕士文凭。与儿女同学,妈妈成了儿女学习的榜样。到了家,不说学习,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接触助浴服务,纯属偶然。一次在咖啡厅,跟在外国养老院工作的朋友聊天,了解到老人助浴在国外已经是十分普及的一项服务,但在国内甚至在北京,这个行业仍旧是一片空白。当时已经辞职6年,尚在迷茫中的桂芳,找到了新的方向。

愿望是良好的,美好的,但现实很骨感,很艰难。对这个新型的行业,人们疑惑,不理解,产生了误解,就是她自己也心中无底。从高薪的白领高管,到进入服务行业成为一名助浴师,为老人洗澡,桂芳心里总有一种强烈的落差感。面对别人的白眼和冷漠,她觉得从人大硕士到助浴师,是不是在自降身价?她对这个朝阳行业的前景充满期待,她觉得这个行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作为搞民政工作的爱人和殡仪馆工作的弟弟,是桂芳的知音,他们有共同的语言,常常谈兴甚浓,给桂芳温暖和动力。

进门的第一道关,是味难闻,人难看。常常老远就闻到异味怪味恶心的味,胃浅的人,会呕吐。桂芳第一次上门助浴时,看到老人头部的一半已经凹陷进去,这让桂芳吃了一惊。老人85岁,因为脑梗,整体面容比较骇人,也失去了沟通和交流的能力。虽然之前经历过多次的培训和演练,但没想到迎来如此艰难的挑战。空气弥漫的混浊的怪味,老人粘糊糊的身体,都让桂芳心理上产生了严重的不适。

经过反复的心理强化和自我鼓励,桂芳强忍住呼吸,一步一步地展开助浴工作。但面对着一个陌生老人的赤身裸体,还是难掩内心的尴尬。看到老人从浑身脏臭变得干净喷香,桂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和满足感,以及一种帮助失能老人的特殊愉悦。

桂芳摸着石头过河,在探索中前进。她不仅会为老人提供身体上的洁净,也会在实施过程中,给老人带来心灵上的慰藉。她曾给一位得了阿尔茨海默病的90岁的老人,每周助浴一次,几次助浴下来,老人脾气情绪有了改变,知道关心他的儿女,知道他们的名字。

助浴师与护工差别很大,他们有较好的设备和严格的操作程序。桂芳团队知名度越来越大,很多人找上门。他们已为400多位老人提供助浴服务,一次助浴的价格在400元左右。虽然他们收入不高,但大家不在乎眼前的收入,他们看到了诗和远方。

桂芳有着未来的打算。先立足当下,首先保证团队内几位助浴师的收入。接着扩大宣传面和服务面。有很多老人和他们的家属都不知道有助浴这项服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不仅在京城,也要到其他城市,开拓业务。

节假日,桂芳全家团聚时,少不了谈论人的生与死,哭着来到人世间,不能还哭着离开人世间,要让老人过上洁净、芬芳的晚年生活,无遗憾地含笑离开人世间。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薛莹


作者简介



图片1.png

薛莹个人简介,薛莹,女,19612月生,在江苏省泰州市石油化工总厂。自2012年以来,先后在省市报刊上发表多篇论文。2012年以来,先后在《词刊》《儿童音乐》《广播歌选》《上海歌词》等词刊上,发表了50多首歌词。在天津市、武汉市、兴化市、顺德市老年大学、东海水晶石征歌中入围获奖。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