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第三届水缘文学征文129#】我的鼻子长得像我爷爷的鼻子(小说)​||吴岳华(江苏)

时间:2022-08-30作者:gljwm分类:征文大赛浏览:34评论:0

【小小说】

我的鼻子长得像我爷爷的鼻子
文/吴岳华
爷爷贺九十大寿,乔小霞从京城赶回来,给爷爷送了一份厚礼——她写的《享受文化教育》一书,讲她成长和成熟的故事。
爷爷不晓得小霞的酒量,她喜欢酒,白酒红酒啤酒,都能喝,中国的外国的酒,都能喝。小霞的父亲见小霞酒兴正浓,提醒她白酒不喝了,喝点红酒吧,小霞还想喝白酒,就做爷爷的工作,李白斗酒诗百篇,今日高兴,还想尽兴喝点,做百首诗给您。爷爷笑笑说,今日特殊,就再喝一点吧。
小霞不假思索地说:“我不像爸爸生的,倒像爷爷生的。”她觉得自己说过了头,话锋一转,问奶奶:“奶奶您说,我的鼻子长得像谁的?”奶奶反问:“您说像谁的?”“像我爷爷的,漂亮的鼻子,哈哈!”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酒喝得越多,话也就越多,小霞自问自答。我的眼睛像爷爷,看得远,看得准;我的耳朵像爷爷,听得远听得清;我的嘴像爷爷,会吃会品会说;我的脑子像爷爷,聪明,灵活;我的心灵像爷爷,真善美。将来我也长寿,继承了爷爷的健康基因。
饭后,一家人喝茶聊天,小霞成了主讲。   
爷爷当年写了本《家家都可教育出金娃娃》,大家等着看笑话,连我奶奶也笑我爷爷,瞎写,瞎吹,金娃娃呢,铜娃娃就不错了。我学习不刻苦,60分是百岁,七十分是千岁,八九十分就喊万岁了,偶尔考个100分,就喊万万岁了。尽让我玩,买狗买猫买兔买鸟,家里成了动物园;种花种草种庄稼,阳台成了花园庄稼地。一放寒暑假,就是出去玩,农村蚊子多苍蝇多,也把我往农村领,一住就是半个月,把我都晒黑了,成了非洲黑姑娘。
在我爷爷的脑子里,对成绩对考试观念很淡,对应试教育不感兴趣。除了让我玩,就是让我听,他讲,我摸着他的鼻子耳朵听,直到睡着为止。他不只是让我学知识,还让我享受文化教育。我知道了《诗经》,风雅颂之美;我知道了李白、杜甫、苏轼、李清照的诗词,他们的人生;我知道了秦砖汉瓦、长城运河,中华的千年文化;我知道了红军长征、三大战役和长津湖、上甘岭的战斗,我军的钢铁意志;我知道了毛主席、周总理,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我知道了张思德、黄继光、雷锋和焦裕禄,共产党人的好榜样。文化的种子、红色的种子,是爷爷播种在我的心田。
在当时的教育环境下,我爷爷让我在玩中学,学中玩,没有用成绩的紧箍咒束缚我的大脑,用成绩的大棒扼杀我的心灵,是要胆量和智慧的,有先天之明,也是很精明的。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吴岳华


作者简介



吴岳华简介,出版两部长篇小说:《东西》《双刃剑》。出版寓言、随笔集三本:《儿童寓言宝典》《做人了吗》《家家都可以抱出个金娃娃》。在中央和省市级报刊上发表短篇小说、微型小说、寓言、诗歌、歌词、随笔、散文近千篇(首)。在天津、南京、浙江、宁夏、南通市等征歌中获得一、二、三等奖或入围奖。发表小小说二百多篇(首),在全国征歌中,荣获一、二、三等奖,在中融保安杯全国微型小说征文中获得二等奖。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