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水缘文学•微小说】只有我家没罚款||汪伟来(湖北)

时间:2022-03-14作者:gljwm分类:小说天地浏览:356评论:0

 

只有我家没罚款

文/汪伟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乱罚款成为一大公害。我十六岁那年,因学习成绩太差辍学了,父亲一脸严肃,警告我说:湾子里只我们家没被罚款,你狗日的听好,老实在家呆着,不准惹事生非,闲时帮你妈干家务,农活出来了跟老子下田!
我问为啥别人家罚款我家没有?父亲点燃一根烟,很悠然地吸了几口,语气略带几分自豪地说:咱湾子有八户违反计划生育,有五户违章建房,有两户因田界纠纷动手伤人,有两户偷鸡摸狗,有十多人因赌博被罚了款,多的上万,最少的也是五百。最划不来的是曾祥生和刘美蛾,一个死了男人一个没了女人,男情女愿走到一起算个啥呢,不知是谁把这点破事捅到派出所,派出所把他俩抓去分开审,说祥生嫖娼美蛾卖淫,这不是把脏水往他俩头上泼吗!美蛾有些农活干不了,祥生帮过她几回,祥生的两个娃儿衣服破了,美蛾过来缝缝补补,人不是木头,一来二去的产生了感情,这怎能说是嫖娼卖淫呢!派出所的理由是:祥生给了刘美蛾三次钱,头一次给了一百,后来两次分别给了五十,如果不给钱,只是通奸,给了钱性质就变了。
我牢记父亲的话,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看电视,听音乐,偶尔也看看书,别人抹牌赌搏热火朝天,我从不沾边,看都不看。
惊蛰过后,打雷下雨河水猛涨,湾子里的大兵建华问我去不去跳鳝鱼,反正晚上睡不着,答应跟他俩去了。
渠道田沟里装满了水,忙乎了大半夜,连鳝鱼的影儿都没见着。明月高悬,塘堰如镜,三个人垂头丧气正打算回,走着走着,建华嘴里惊叫一声,指着塘堰里的黑点点说:你们看,鱼浮头,捉几条回去打打牙祭。大兵看见了,我也看见了,我拦住他俩说:这是人家养的鱼,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
建华大兵犹豫了一下,建华说:管他娘的,偷几条鱼算不上犯法,不偷白不偷!大兵随声附和,两人下水用网兜撮了四五条鱼。鱼出水一阵挣扎,响声惊动守夜的狗,我们吓得钻进油菜地,顺着田沟没命地跑。
离家不远了,我们坐下来喘气。建华大兵各两条鱼,给我一条,我不要。大兵说:你不要也得要,要了没事,不要就是想去告发我们。建华劝我说:人见有份,又不是你偷的,有么事好怕的呢!
我不要不行,拿着那条鱼回家了。第二天父亲问我鱼是哪来的?我扯谎说是在荷花潭鱼池买的,人家鱼池比市场上便宜,还说建华大兵买了两条,我钱不够,只买了一条。
这件事我很快就忘了,大概是国庆节没过几天,建华大兵偷邻村人家的鸡被抓了,拔萝卜带出泥,他俩在派出所把偷鱼的事也交代了。
我脱不了干系,被带到派出所,当着警察的面我反复强调我没偷,要他们立即放人。审讯我的干警把桌子一拍,说:你没问题抓你干啥?这次重点是打团伙,你是盗窃团伙成员之一,能随便放你么!
我被关了一个星期,精神几乎快要崩溃了,我好后悔,深知喝了桐油要呕漆的道理。父亲常引以为荣,说我们家是湾子里惟一没被罚款的清白户,没想我给他丢脸了。
第八天我从号子里出来了,一个协警监督我,给我一把扫帚,里里外外划了几块区域,要我每天打扫卫生。派出所跟区政府毗邻,让我想起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樊区长。
一天早晨我正扫着地,樊区长倒背双手迈着八字步从区政府出来,双目相碰,我红着脸喊了他一声“伯伯”。樊区长是我舅舅的连襟,每次舅舅家请客,我们家和樊区长家同坐一张桌子,我们家和樊区长家都是舅舅家的主要亲戚。樊区长听我喊他,嘴里嗯一声,朝我使个眼色,突然勃然大怒,把我骂得狗血淋头,末了一句:我不是你伯伯,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快滚!
我一听,丢下扫帚拔腿就跑,生怕那个监管我的协警追过来。还好,协警目瞪口呆一阵后,垂头丧气进了屋。
回到家,母亲没有埋怨我,说:你爸前几天找你舅,你舅找樊区长,你才平安回来,儿呀,湾子里只我们家没罚款,要是真罚款,你叫我跟你爸上哪儿弄钱去!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汪伟来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汪伟来,男,湖北天门人,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天门市作协副主席。曾聘任湖北省作协文学院第三届合同制作家、湖北省当代文化艺术公司业务部主任、武汉市某企业报副刊编辑、天门杂志社副总编。1985年开始,在国内80多家报刊发表中篇小说近10部,短篇小说、小小说300余篇,长篇小说1部,有50多篇作品被多家选刊转载,多篇作品在全国的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小小说专辑《桃子熟了》。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