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第四届水缘杯微小说征文081#】不信邪​||张耀宇(甘肃)

时间:2023-01-20作者:gljwm分类:征文大赛浏览:14评论:0

不信邪

文/张耀宇

壬寅虎年的这个冬天,对于种田乡莲花村民监督委员会主任苏玉龙来说,是伤心欲绝,难以释怀的。元旦刚过,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苏玉龙还沉浸在送走了自己的父亲的伤痛中,还没有缓过神来时,他亲亲的大伯又归西了。
作为孝子一刻也不能消停,去年做了心脏搭桥手术的静脉血管,也时不时隐隐作痛。听着前院大伯家传来的阵阵哀乐,苏玉龙的肠子都快悔青了。说来话长。苏玉龙所在的村庄,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穷山恶水出刁民,多少年来靠天吃饭。
近些年随着国家扶贫力度深入,有所改善,一直跟随同村发小马有才在城里务工的苏玉龙,前年底随着马有才竞争当上了莲花村的支书后,没有多少文化的泥腿子苏玉龙也摇身一变,神不知该鬼不觉地一夜之间,被乡上任命为莲花村民监督委员会的主任,在知天命的年龄,做梦都想不到,尽然当上了村干部,这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对于马有才的上位,莲花村习惯了逆来顺受,胆小如鼠的村民们敢怒不敢言,只有默默地承受了。民不跟官斗,这是祖辈流传下来明哲保身的至理名言。
马有才是“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上位村支书是有来头的,民间传说马有才是搞定了县里的一把手,就连种田乡的头头们,也要看马支书的脸色行事。偏远农村里的人情世故,就是弱肉强食,逆来顺受,没有见过大世面的乡人,在强权面前表现得格外听话,活脱脱的都是良民。
染指莲花村的各项事务后,苏玉龙的职位说白了就是监督马有才的一言一行,过去几年跟着马有才在县城包工干活,苏玉龙是把好手,唯命是从,民间传闻马有才千万富翁的江山,有一半是苏玉龙给打下的。这马有才突然回农村发展,一定是受了官场高人指点迷津,且很顺利地摇身一变,成了红顶商人。官商勾结,向来都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谁也左右不了。
形势的发展正如当下潮流,顺理成章,水到渠成,自从马有才上任后,县里的农业项目一股脑地就落地到了莲花村和周边的几个村子,当然实施项目者,非马有才莫属。苏玉龙主任也就自然而然地带着一帮乡人去施工,第一年就积累了不少财富,至于那些富民工程给群众带来了什么,那都是后话了。
到了第二年秋天的时候,国家加大了惠民工程的督察力度,先前村子里的饮水豆腐渣工程被《焦点访谈》曝光,偷工减料,伤了民心,上面要求立即整改。马有才赶上了好时机,通过运作承揽了种田乡将近33000多万元的农村饮水整改工程,这也为苏玉龙后面的遭遇埋下了祸根。苏玉龙在马有才费尽心机,顶着骂名,安排担任了莲花村民监督委员会主任后,一夜之间变得像换了一个人,飞扬跋扈,梳着三七分头,有事没事做在办公室里哼着小曲儿,好像整个莲花村就是他的天下。
然而好景不长,没多久的一天苏玉龙带着民工在马有才的工地上干活,家人打来电话说,他六十多岁的老母亲在毫无征兆地情况下归西了。想想含辛茹苦拉扯他们兄妹成家立业,刚刚开始幸福的生活,老母亲却撒手人寰,对苏玉龙来说留下了终身遗憾。在马有才的运作下,风风光光埋葬了母亲后,苏玉龙就接下了种田乡农村人饮改造工程,苏玉龙感觉是母亲的离去给他带了财运。在施工中他更加肆无忌惮,有好心人提醒他: “老母亲刚刚入土,不能大动土木,还是让别人去施工,你家的房前院后,不宜大挖大动。” 这几年跟着马有才见了几天世面的苏玉龙,根本听不进去好心人的劝说,我行我素。带领着六七台挖掘机,在村子里干得热火朝天,有好几户村民家里刚刚老人去世,提出来暂缓施工。
苏玉龙蛮横地说: “我老妈去世没烧近期纸,老子家房前屋后都挖了个底朝天,就你们事多,给我挖……,老子就不信这个邪!” 更为可气的是在施工过程中没有规划,把几位村里的留守老人码放整齐的地砖给压坏了,找到他要求赔偿,苏玉龙恶语相加,怒对道: “你们几个死老太太,干扰政府工程进度,再喊叫让你们吃不上水……” 种田乡一半的人饮工程,就在苏玉龙强的势中如期完工,马有才在背后赚得盆满钵满,也没有忘了鞍前马后的苏玉龙。
这世间的事,人在做天在看,善恶到头终有报。就在苏玉龙为自己分得的那些红钞票沾沾自喜时,在一次饮酒作乐时,突然昏迷不醒,这可吓坏了马有才,亲自陪护送往省城医院救治。屋漏偏逢连夜雨,苏玉龙心脏手术还没康复出院,他不满七十岁的老爹也突发疾病病住进了医院。
一来二去,苏玉龙父子两人,在医院里度过了鼠年春节。民间的有些乡俗,流传下来几千年,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两个月出院后,苏玉龙依旧担任莲花村的干部,监督着马有才的工作,配合默契。苏玉龙也在私底下找了民间艺人,将他们父子的遭遇归结到了老母亲的坟上,偷偷找了吉日,选了风水宝地重新安葬。
一切恢复平静,苏玉龙在悠闲自得的村干部岗位上,拿着稳定的报酬,又在马有才的支持下流转了村子上几百亩土地,开始辅佐马有才进军农业发展领域,掌握着最前沿的惠农政策,再一次成功套取了国家项目资金,两人心照不宣地在莲花村成了致富带头人,还不时出现在电视里面,大讲特讲科技农业,群众未富,他们先富,在利益面前,没有了底线。
真正让村民失望的是村上的惠民工程,都让他和马支书揽入囊中了。一个是施政者,一个是监督者,配合得天衣无缝,十分默契。就是新冠病毒袭来,也没有影响马有才的致富路,苏玉龙也渐渐从失去母亲的痛苦阴影中走了出来。怎奈因果报应,如影相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随着疫情防控政策的放开,病毒让一些伤天害理,心存侥幸者尝到了痛苦的滋味。
莲花村的苏玉龙也在村监委会主任位子上履职四年多了,越来越有干部的模样了,疫情一放开,苏主任就大摆酒宴,招待狐朋狗友,谁料病毒正一步一步逼近苏玉龙,年前在家招待客人时,苏主任的一位“阳过”的朋友,将病毒悄无声息地带到了家中。苏玉龙大病之后康复的老父亲“中标”,送走了酒足饭饱,闹腾了一天多的朋友刚一天,苏主任的老父亲就在半夜里悄无声息地断了气,归天了。更不可思议的是,参与了苏主任老爹敛棺的亲伯父,不幸也染上了病毒,在亲弟弟尸骨未寒时,也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有人把这一系列的变故,都归于天灾人祸。回过头仔细玩味古人先哲说的话: 善恶终有报, 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 苍天饶过谁。这是对人生最好的警示。但行好事,不问前程。送给当下在尘世中,争名夺利,机关算尽,执迷不悟者。冬日的残阳,照在刚刚填埋起的两座坟茔上,种田乡莲花村的苏主任,昔日飞扬跋扈的人,终究还是信了一回“邪”……
(故事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耀宇


作者简介



微信图片_20230120212133.jpg

张耀宇,男,中共党员,笔名西域戎峰,出生于70年代末期,经历了十多年军旅生涯磨砺,与文字为伍,紧贴基层生活,书写时代风采,先后有千余篇新闻和文学作品见诸于军内外党报党刊,在多次主题征文中获奖,文学作品曾得到当代著名军旅作家裘山山的点评并在《西南军事文学》推荐。退役后笔耕不辍,坚持写作,收获颇丰。现为景泰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首都文学杂志签约作家。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