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第四届水缘杯微小说征文080#】殷贤华校园小小说三题​||殷贤华(重庆)

时间:2023-01-18作者:gljwm分类:征文大赛浏览:40评论:0

殷贤华校园小小说三题

文/殷贤华

骗 子

已经摁了几次拒接,但手机铃声还是顽固地响起来。“这是我儿子强强打来的电话……” 车间里的好多女工朝这边张望,强强妈神色慌乱而尴尬地解释道。

“那你出去接电话吧,说不定有急事呢,”几个女工望望外面说,“我们帮你看着。”厂里规定上班时间不能接电话,被车间主任发现可就麻烦了。

强强妈快步跑到外面,一接电话就听到强强的哭声:“妈妈,我好想你呀,你快回来吧!”

原来虚惊一场,没什么大事。强强妈生气了:“你这孩子,妈妈不是告诉你,妈妈上班时间不能接电话吗?真是捣蛋!”

电话那头,强强哭得更响了:“妈妈你离开我很久啦,你从没有送我上学,也从没有接我放学。同学们都欺负我,笑话我,说我没有妈妈……妈妈,我好想你呀,你快回来吧!”

强强妈一听,鼻头一酸,眼角就湿润了。是呀,孩子还没有进幼儿园,自己就出来打工,不知不觉孩子都读大班了。自己也想回家看孩子,但厂里节假日从不放假,偶尔有请假回乡的,回来工作早被人顶替了。自己要是没工作,家里建房欠下的债务怎么还?瘫痪在床的老公的医药费到哪里找呀?

强强妈叹了口气,轻言细语宽慰强强:“强强是乖孩子,我家强强最棒了!强强听话,妈妈保证尽快回来看强强,还会给强强买奥特曼!” 强强已经几次在电话里给妈妈说想要一个奥特曼玩具了。

电话那头的儿子虽然停止了哭泣,但语气似乎存在怀疑:“好吧,妈妈,你都说过好几次了,妈妈可不要当骗子呀……”

“一定,一定,妈妈不当骗子。” 强强妈声音有些哽咽。

这次通话后,强强妈几夜都睡不好觉,心神不宁,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果然在几天后,强强妈接到幼儿园老师电话。老师说,强强将同班的几个幼儿严重抓伤,请她务必回幼儿园一趟,处理此事。

强强妈一听脸色大变,她流着泪给厂长请假。这次,厂长也被感动了,发了善心,不但特批了强强妈的假,还承诺回厂继续给她工作岗位。强强妈千恩万谢,马上飞跑向火车站。

来到幼儿园,走进教室,强强妈努力搜寻着孩子。“强强,强强……” 强强妈唤了几声,都没有孩子答应。“强强,我是妈妈呀,这是我给你买的奥特曼……” 强强妈拿出玩具,才见教室最后排的一个角落,站起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孩子,怯生生的,站起后又坐下了……这就是几年未见的孩子,强强妈几乎都不认得了!

经过与老师沟通,强强妈了解到,几个孩子笑话强强没有妈妈,强强很生气,和他们发生争吵,后来就抓伤了他们。最后,老师劝告说,家长最好与孩子长期生活在一起,这样更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

处理完这件事,强强妈陪强强在公园玩了半天。强强玩得好高兴呀,蹦蹦跳跳,歌儿唱个不停,欢快的汗水早把衣服湿透了。下午,强强妈要走了。强强拉着妈妈的衣服不让妈妈走,哭得声嘶力竭的,最后母子俩都哭了……

回到厂后,强强妈更睡不好觉,心神不宁,总觉得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果然在几天后,强强妈再次接到幼儿园老师电话。老师语气更为严厉,说强强将同班的几个幼儿再次抓伤,这次抓得更严重。

强强妈很吃惊:“这次,强强为什么抓伤同学呀?”

“还不是因为几个孩子笑话强强没有妈妈,强强很生气,和他们发生争吵,后来就抓伤了他们。”老师说。

强强妈更惊讶了:“我不是才到幼儿园来过吗?孩子们都看见了,怎么还会笑话强强呀?”

“哦,问题就出在这里面,”老师解释说,“孩子们都说你和强强好像互相不认识,也没有听见强强叫你一声妈妈,你一定不是强强的真妈妈,你和强强都是骗子……”

强强妈一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手机掉在地上,泪水不争气地哗哗流下,哗哗流下……

情 书

下午放学回家,大虎无精打采的样子。二妞早回来了,正趴在桌上做家庭作业,问:“哥,你怎么啦?”

大虎叹了口气,说:“听说杨老师的父母在催他调回城里结婚,以后又没有老师教我们英语了。”

二妞一愣,停住笔头,睁大眼睛说:“今天上午,我们班的菊花、翠花几个到李老师办公室交作业,无意中听说李老师也准备调回城里呢!”

大虎撇撇嘴:“反正我们学校留不住城里来的老师,要怪就怪我们这里是穷山沟,没办法。”

二妞一下子没有了做作业的兴致:“哥,你的点子最多,你想想办法,怎样才能把老师留下来呀。”

大虎一听这话很受用,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凑近二妞的耳朵,轻声说:“我倒有个主意,需要你的配合,看你敢不敢干。”

二妞一向胆子小,但这回却咬咬牙表态:“哥,只要能把老师留下来,做什么都行!”

大虎笑了:“我的计划是,我们暗地里给杨老师和李老师牵线搭桥,让他们结婚成为两口子,这样他们就用不着调回城里,就可以留下来教我们了。”

二妞赞赏地盯着大虎,竖起大拇指:“哥,你真行,我支持你!”

兄妹俩说干就干,大虎以杨老师的口吻给李老师写了封情书,由二妞偷偷放到李老师的办公桌上;二妞以李老师的口吻给杨老师写情书,由大虎偷偷放到杨老师的抽屉里。

接下来的几天,大虎和二妞都忐忑不安,心神不宁。他们一方面担心杨老师和李老师互相看不上对方,成不了一对;另一方面又担心杨老师和李老师看出情书的破绽,最后还是离开。

事实证明大虎和二妞的担心是多余的。杨老师和李老师照样给学生们上课,好像没有事情发生一样。几个月后,杨老师和李老师竟然结了婚,还给学生们发了喜糖。大虎和二妞高兴得手舞足蹈。

几十年后的校庆会上,白发苍苍的杨老师和李老师相互依偎着。杨老师感慨地说:“我们俩是大学同学,到这个学校工作前就已经是恋人关系了。当年,我们的父母都要求我们调回城里,但我们舍不得山沟里的孩子们。正当我们举棋不定的时候,我们却收到对方表白的情书。我们被这两封情书深深打动了,所以选择了留下。”

李老师接过话头:“这可是世界上最打动人心的两封情书。我们互致爱意,强烈要求成为一家人,并要求对方留在这个学校。我们竟然向对方保证:学生们一定会听老师的话,绝对不辜负老师的希望。同时,这也是世界上最蹩脚的两封情书,语句不通,错别字一串一串的……”

台下的人哄堂大笑,已经成为工程师的大虎和大学教授的二妞鼻头发酸,满眼泪花……

班 长

张镇长一整天走村串户,累坏了。天黑了刚回家,儿子强强就一把接过张镇长的雨伞,并找好了一双布鞋换下沾满泥浆的雨靴。张镇长笑道:“哟,今天这么乖,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老爸帮忙?”

强强佩服地点点头,回答道:“什么都瞒不过老爸呀,我真有事需要老爸帮忙。”强强拾掇好雨靴,流露出期盼的眼神说:“这学期我们班要改选班委,我不想当小组长了,我想当班长,麻烦老爸给我们班主任陈老师打个电话。您是镇长,他会听您的。”

张镇长愣了一下,抚摸着强强的头,耐心地教育儿子:“强强,你想当班长,这是好事!但这个岗位需要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信任,要靠公平竞争,要靠自己的努力,要靠自己的真本事!老爸给班主任打电话,就是走歪门邪道了!”

强强一下子嘟起了小嘴,赌气地说:“哼!我就知道您不会帮忙!我找妈妈去!”

张镇长望了望正在厨房里炒菜的强强妈,说:“好吧,你去找妈妈吧,看妈妈怎么说。”张镇长知道,强强妈管教孩子比自己还严格,她一定会更耐心地做好强强的工作的。

第二天早晨,强强仍然是嘟着嘴出了门,但下午放学回家,却一脸得意地哼起了歌儿。张镇长感到很奇怪,问道:“强强,啥事情这样高兴啊?”

强强斜眼看了张镇长一眼,更加得意地说:“我当班长有谱了!您不愿意帮忙,我照样办成了事,哼!”

张镇长心里一惊,连忙跑向寝室里间,拉住强强妈的手说:“难道是你给班主任陈老师打电话了?”

强强妈用手指一点张镇长的额头,嗔怪道:“你这死脑筋,看你想哪儿去了,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傻事呢?”

张镇长和强强妈一起问强强:“强强,你给我们说说看,你当班长怎么有谱了?”

强强大摇大摆地说:“今天中午,我把我的压岁钱全部拿了出来,请了一大批要好的同学到镇上吃了顿火锅,大家都答应竞选班长时投我的票!”

“你这孩子,简直是乱弹琴!”张镇长和强强妈异口同声地责备道。

几天后,强强耷拉着脑袋回家,眼睛红红的,一副无精打采地样子。“强强,你这是怎么啦?”张镇长关切地问。

强强带着哭腔回答:“今天我们班竞选班委,我没有当成班长。陈老师还不点名地批评了请客拉票行为,一定是哪个同学到陈老师那里告了我的黑状,呜呜……”

张镇长在心里笑了。他一边给强强递手巾擦眼泪,一边安慰教育孩子。忽然,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原来是收到班主任陈老师发来的短信:“张镇长,谢谢您告诉我强强请客拉票的事,我已经按照您的意见进行处理。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孩子的教育需要学校、家庭、社会一起来关心呀!”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殷贤华


作者简介



殷贤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在《人民日报》《作家文摘》《小说选刊》《北京文学》《四川文学》《短篇小说》《小说月刊》《故事会》以及新加坡作家协会《新华文学》《越南华文文学》等国内外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3400余件,有200余篇作品被《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读者》等文摘类纸媒转载,其中《小说选刊》转载其作品4次。自2011年起年年入选全国微型小说年度权威选本及排行榜,部分作品入选全国各地中高考试题及教辅读物。《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月刊》等12刊签约作家,入围2022年第八届鲁迅文学奖参评作品,获2016年《小说选刊》全国微小说精品奖、2020-2021年第四届重庆晚报文学奖等奖项,出版小说集《天壤之别》《梦中窥人》《金牌乌鸦嘴》等。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