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第四届水缘杯微小说征文079#】兼容​||元锐(湖南)

时间:2023-01-18作者:gljwm分类:征文大赛浏览:19评论:0
兼 容

文/元锐

老王单位效益不好,以为老婆比他多了几个钱,把他不当回事了,每天叽叽歪歪的开口就干仗。昨天和好友伍魁喝酒,满肚子委屈的发牢骚:“唉!女人有了点儿本事就长了脾气,难怪孔夫子说:唯女子小人难养也!”
“兄弟呀,别想歪了,啊!听人说,你而今常往什么休闲厅跑哩,那可不是好地方呀。”他把酒杯碰了过去,盯着老王的眼睛坦诚地道:“是男人都好那一口,可那地方不是你我去的嘞,我们这水平折腾得起么?和老婆多沟通哈,少惹闲火喽。”伍魁掏心挠肝的劝解着。
“唉!我喜欢去那儿吗?是他妈的鬼女人给我添堵喽,开口就吼着:给她滚!我这心里呀!寒透了,屋里热火着哪个往外跑啦。我是怄了气心里憋闷,在外散心哩,一看休闲厅站门的小姐弯弯的眼睛像月亮,眯笑眯笑热情地招呼着:欢迎光临!就感到温暖。自知囊中羞涩,偶尔去也只喝杯清茶嘻哈一顿,哪敢真枪实弹呐。”伍魁听得心直往下沉……
从伍魁家回来,踏进屋门老婆就甩着脸子唠叨:“又是哪个婊子迷了你一天呐,吃饭时就晓得回来啦!”
“哼!你都厌着我,吃了屎哒的婊子才恋我哩!”他没好气地回敬着。
“喔,有点自知之明,有人在休闲厅见到了你喽。”
“呸!我掉魂呐,在伍魁家喝酒到而今,狗娘的嚼舌根子!”他恼着有人下乱药,怨恨地骂着。
春芳在企改中,遇机调了行政单位,正春风得意中。近来总和老王尿不到一个壶里,从小吵小闹开始恶化升级。她虽然嘴巴言语恶,过后心里也很痛苦,他们毕竟是在艰难中走过来的,没了感情还有苦情嘛。
她向同事李琴倾诉着心中的苦闷:“呃,别人说俺老王近来常往休闲厅跑哩……”李琴知道她家里以前和睦,现在常吵嘴,旁观者清,她感觉春芳的脾气有些变了,就试探着问:“你对他的感觉呢?”
“哼,怎么说呢?他还不至于那样吧,但男人是会变的?”她目光犹疑着。
“呵呵,我看是你变哒吧,你俩为钱还是为米呐?”她微笑着嘲弄。春芳想了想道:“噢,好像真没什么大事哩,尽是些琐碎小事呗。”
“不吵不行么,长此下去会伤感情的,说不定老王哪天真的会出轨呢。男人在家得不到温暖,会是怎样的心情?”李琴注视着她,真挚婉转半玩笑地提醒着:“嘻嘻,男人旷日之久是要释放内存的,你可要把握火候喽!”春芳心里激灵的一颤,她是不愿离婚的。猛悟道;调单位后,心理上压力大,总想努力工作博得好评。下班回家后说话做事就上火,自然就少了几份女人味。她玩味着李琴的话,蒙胧到家庭中某一方的出轨,不是单方面的问题,她后怕了!真得好好调整下他俩间的“兼容”了。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元锐


作者简介



图片1.jpg

作者:元锐,中国微小说会员 省市作协会员 出版小说集;沅水流逝的岁月。主编地方历史散文集;陬溪风韵。有作品散见于省市书刊。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