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第四届水缘杯微小说征文078#】生日里的烦心事||​付平(吉林)

时间:2023-01-18作者:gljwm分类:征文大赛浏览:21评论:0
生日里的烦心事

文/付平

王旭财坐在家里饭桌首位,老伴拎来还剩半瓶的二锅头,一墩撂在饭桌上,酒瓶子没坐稳,直晃荡,王旭财闪电般地扶住,讨好地向老伴笑笑,露出两个大板牙。其实王旭财五官端正,只是大板牙影响了形象。他说,今天我过生日得喝点。
老伴胖脸上呈现愠怒神色,说,一个黄世仁还好意思过生日。
孙女忙问,爷爷怎么是黄世仁了?黄世仁是谁?孙女已经大学毕业,高挑个子,精致脸型,尤其一双毛茸茸大眼睛,楚楚动人。
黄世仁是歌剧《白毛女》里一个反派人物,剥削穷人获取了很多土地,是个大地主。儿子给讲解.
什么意思?孙女问。
就是有很多钱。儿媳妇不耐烦地说。
今天是王旭财六十八岁生日,儿子领着媳妇、女儿来给老爹过生日。一家人围坐一桌,其乐融融。
王旭财几杯酒下肚,脸色红润起来,话也多起来。他对孙女说,爷爷年轻时,也是一表人才,要不县剧团也不会要我。那时,爷爷下乡返城,有两个单位都要,因为我会歌唱,一个是县剧团,一个是镇上学校要我当音老师。当时剧团成天演出样板戏,很是风光,我想也没想就去了剧团。唉,人算不如天算,到九十年代剧团黄了,给我安排到水泵厂,就和你又胖又矮的奶奶认识结婚了,是当时吴胖子厂长给保的媒。
咋的,王大牙,你吃亏了?一个臭黄世仁。老伴胖脸撂了下来。
我不是说你,我是想,我这辈子,什么都不走点。如果当时去学校,现在退休金就七千多,我现在退休金才两千多,还住着这个破平房。去剧团又他妈的让我演黄世仁,就因为我这两个大板牙。他用筷子使劲敲着门牙,仿佛要把这两个倒霉的牙敲掉。哎,后来水泵厂就叫吴胖子个人买去了,现在叫什么泵业有限公司,他儿子接手干呢。他儿子岁数好像和你爸差不多大,他瞅着孙女说。
孙女脸红一下说,爷爷,要是搁现在,黄世仁就是成功人士,金主一枚。谁找对象也要找这样的。
什么?爷爷奶奶同时瞪大眼睛看着孙女,像看一个陌生人。王旭财说:那是个剥削人的地主,是坏人,阶级立场还是得有的。
对,当初你爷演个黄世仁,都被当做坏人,剧团里小姑娘,见着你爷都跑得远远的,所以你爷都老大不小找不着对象。到水泵厂,我瞎了眼才跟他。老伴气囊囊对孙女说。
孙女撇撇嘴自己吃起菜来。
王旭财对儿子说,丫头有点不对头,你得管管。
儿子哧溜喝一口酒说,有钱总比你这没钱好吧,这么大岁数了,过生日还喝剩半瓶二锅头。儿子随王旭财,也有两个大板牙。
老伴也有点看不下去了,对儿媳妇说,你得和丫头唠唠,别把道走歪了。
儿媳妇头也没抬,一边夹菜一边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少操心。
孙女看了看一桌人说,就你们还给我讲大道理?爷爷奶奶过一辈穷日子,我爸我妈也过半辈子紧日子。你们自己都没过好,就别替我操心了。我可不能像你们那样,一辈子憋憋屈屈没钱花。
一时都沉默了,只有电视里正哭哭啼啼上演着电视剧。
门外一阵汽车喇叭响,从窗户望去,是一辆乌黑发亮的宝马轿车。
孙女蝴蝶起飞一样,扑向门外。开车的把车窗摇下,和孙女嘻嘻哈哈亲热地说了一会话。车后备箱打开,开车的下车拎出了一箱茅台和三条中华烟,随孙女进了屋。
开车人胖乎乎的,高大身材,黑皮肤,有五十岁上下,说话大嗓门。向儿子儿媳妇笑笑说,叔、婶都来了,这是给爷爷过生日拿点东西。
显然他跟儿子和儿媳妇都熟,
开车的又对王旭财说,祝爷爷生日快乐。
王旭财和老伴都有些发蒙,这是谁呀?这都是什么辈分?
开车的也看出有些尴尬,对儿子说,叔,本来我是想爷爷过生日,在饭店办一下,不巧,明天在广州有个订货会,马上赶飞机,等回来再补。我和小萍(孙女小名)一起去,说完拉着孙女往外走。孙女做着鬼脸说,拜拜。
王旭财突然醒过腔来,生气地问,这是小萍对象?这不是吴胖子儿子吗?我想起来了在水泵厂见过他。这不是胡闹吗?
老伴也生气地说,小萍找这个对象,就别来登门,丢不起那个人。
儿媳妇突然疯了似的站起来说,丢什么人了,我的闺女我都不怕丢人,丢你什么人啦?你们不认这门亲戚,我们也不来了。走!气哼哼拉儿子就走。
把那东西拿走,我享用不起。王旭财牛脾气也上来了。
儿媳妇回身把东西拎起来,噔瞪噔,一扭一扭走了。
屋子里突然静下来了,电视里改成唱歌了,歇斯底里地唱着:不要说你错,不要说我对,爱情没有是与非…….
王旭财醉了,歪在床上。他朦朦胧胧的眼睛望着窗外半拉月亮,拉着老伴手,像是对老伴说又像喃喃自语:这个月亮还是咱们那时的月亮吗?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付平


作者简介




姓名:付平,喜欢文学,在一些文学刊物和网路平台发表小小说和散文。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