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第四届水缘杯微小说征文075#】相见时难别亦难​||吴晓钦(新疆)

时间:2023-01-17作者:gljwm分类:征文大赛浏览:20评论:0
见时难别亦难

文/吴晓钦

北京奥运会开幕那天,举国上下都沉静在盛大喜悦的奥运节日里。我从新疆马兰基地出差来到新疆克拉玛依这座名扬四海的戈壁油田城市。之所以名声远播,一定是那首《克拉玛依之歌》传遍了神州大地每个角落。
“当年我赶着马群寻找草地,到这来勒住马瞭望过你,茫茫的戈壁像无边的火海,我赶紧转过脸,向别处走去......”
我站在火车站旁,聆听着这首激励了几代克拉玛依人在戈壁荒原上奉献青春号角之歌,心里忽然腾起了一股狂喜的热浪,满怀壮志,豪情万丈,仿佛又回到了那段激情燃烧岁月的光辉年代。
要不是火车晚点,我早已离开了这座石油城市,然而生活中就有许多不可想象的奇迹般事情突兀出现。
我的初恋是柳眉。岁月流逝的初恋时光,我心里早已知道她的美丽身影,将可能永远消失在我的光阴里,回忆将是我美好的憧憬和神圣的向往。
虽然如此,但我脑海里的每一根跳动的神经、每一个燃烧的细胞,无时无刻都在企盼、渴望、心驰神往有这么一次奇迹、神话般的相逢。
远处火车刺耳的鸣笛声,似箭一样窜向天空,刺破层层云彩。火车头冒着浓浓翻滚的黑烟,从两旁挺拔屹立的白杨树林中轻轻掠过,顷刻,树梢上笼罩着淡淡的白雾。火车,一路气喘吁吁且又疲惫的缓缓地停靠下来。
“是你,吴迪?”惊讶的叫声,把我匆匆奔向停靠火车的视线截住了。我的目光惊奇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觅。
几度春秋的风雨岁月,柳眉的脸上添了几分沧桑,额上爬出了几缕细纹。我深情地看着她。
一阵沉默良久,或许我们各自顷刻间都在想曾经相恋的回忆片段。
“过得还好吗?”我投去一眼问道。
“还好,你呢?”柳眉也向我投来了一眼回答且问道。我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避开她的眼光,去看天空悠悠的白云。
“总以为天很大,其实天有时也很小。”我望着天空说。
“是呀,天有时很小,可是天有时也很大。”柳眉说完也望着天空。天空白云悠悠地飘,像一块洁白的纱巾,很悠然、很飘逸。
“想想有些事真让人想不通,比如那次,那次……”  
“我知道那次是我的错。”我急切的抢着说。
“不,应该是我的错,希望你能原谅……”
“不说以前的事了。其实,那天晚上,我们不应该为那小事去赌气、然后又分手。”我十分自责又后悔地说。
“我也是这样想,可是那时我们谁也不肯原谅谁。”柳眉叹了一口气,深感体会的说。
“我知道你哭了一夜。”我很伤感且又体谅地看了柳眉一眼说。
“你听谁说的?”柳眉很惊疑地瞟来一眼问道。
“没听谁说的,我在你的窗前站了一夜……”我说得很轻松,心里再也不想去撒谎。我的眼圈似乎红了,感觉有一种情愫在蠕动,有一种眷恋在召唤我。
“你……”柳眉先是一阵惊愕,然后痴痴地望着我,再也没说话,眼眶里溢出了晶莹泪花。
火车的铃声响了。我不想再看柳眉深邃的眼睛和绯红的脸颊,扭过头提起行李包,用手紧紧地攥住,手心沁出汗渍,心里一阵酸楚,眼眶里忽地感觉有点湿润了。
“我该上车了。”我说。
柳眉装出一副神情自若的表情,嫣然一笑,笑得很不自在、很不自然,伸出芊芊细手。我轻轻地握着她有点发热、似乎发烫的手,一股暖流猝然涌进了我的心田,传遍了我的整个身体,像一束痴情、美丽、温煦的阳光笼罩着我。
“去哪?”柳眉问。
“回我的马兰基地。”我镇静了片刻回答道。
茫茫的戈壁沙漠,被世界称为“死亡之海”的罗布泊,在上空一声巨响,蘑菇云遮天蔽日之后,这里逐步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马兰基地有我的青春、事业和理想。
“你----你呢?”我深情地望了柳眉一眼,嗫嚅地问。
“和你一样,回我的克拉玛依油田,那里有我的青春、汗水和追求。”
柳眉说。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吴晓钦


作者简介



92C0FE30@D6F0394E.F42FC663.jpg.jpg

吴晓钦(笔名,吴晓青),出生地:江西井冈山市,现居乌鲁木齐。系新疆昌吉州作协会员,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作品散见于《工人时报》《建筑时报》《少年文艺》《中国乡村》《作家文学》《西部作家》《当代文艺》《作家网》《新疆日报》《乌鲁木齐晚报》《回族文学》《昌吉日报》等报刊杂志及网络平台。其小说《矿井下的报道》、散文《凤儿,你还好吗》获全国征文大赛二等奖。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