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水缘文学•原创小说】“ 羊”走了||VIP作家•王培惠(山东)

时间:2023-01-10作者:gljwm分类:小说天地浏览:20评论:0

微小说

“ 走了

文/VIP作家•王培惠

腊月初八,喜鹊登枝,阳光和煦。
张老头夫妇终于还“阳”,那“羊”悄悄走了。
去那大洋彼岸“山姆大叔”家定居了。
老天有眼,龙的子孙就不该有这劫难。
俩人和村里的老人,如铁拐李,何仙姑等神仙们,坐在大门口晒太阳。暖意融融,幸福满满…
都知张老头爱幽默,为人好。可他叫花子牵着个猴——玩心忒大。
一向贤惠大方的张老太也爱逗笑,妙语连珠。
张老头说:“这次疫情,国家先保护咱三年。咱虽没有儿女,但小区里照顾得很到位。给咱送米,送面,送医,送药等。还来做啥酸?”
老婆说:“是核酸,土老帽儿!”
老头说:“奥,是的!我这脑子烧糊涂了,40度的高烧,四天四夜。头夹得厉害,浑身酸痛,咳嗽不止。还真多亏喝中药…”
“当时,烧得我云遮雾罩,如脚踏云头,天马行空,不免有些神情摇荡,意念飘飏,沿黄泉路,过奈何桥,见三生石。两个手拿剑戟的小鬼分列两旁,横眉冷对,说啥也不收我。让我速回!吓得我放了一裤子屁!可真是小刀割屁股——开了眼了!”
老头停了一下又说:“回家后,我一把抓住两棵龙爪树,虽扎手,粗糙,攥紧了但还挺热乎的。醒来一看是老婆的手。哈…”
怎么,不是当年的姐了?不是爱我长发及腰?你这糟老头子,还腆着个驴脸好意思说!你一病,吓得我可够呛,生怕你归西!咱可是约好长命百岁啊!老婆说。
老头说:“对,对啊!我没有失信!我到那里一看事不巧,打了个眼罩,一个跟头又翻回来了。秤杆离不开秤砣,老头离不开老婆啊!”
“回来好,欢迎!你知道你发烧时出了啥款吗?笑死人不偿命!”老婆说。
老头说:“怎么了?”
“你发烧时,半夜迷迷瞪瞪要小便,你喝了那么多水,能不尿泡吗?结果,你掏了半天也没找到水龙头!我像丫鬟一样恭候着,冻得手发软,腿发抖。”老婆说。
老头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脸似盛开的菊花。
对老婆说:“这就是老了,何况又发烧。它不往回抽?哈…”
老头说:“怎么了,尿炕了?”
“还不是我急中生智,直捣黄龙,一把拽出…”
老婆说。
哈…
老头说:“哪壶不开提哪壶,怎么不提当年的哥?”
“好汉不提当年勇,过五关,斩六将有啥用?”老婆说。
“老婆上鞋不用锥子,真(针)行,吃了一次药,就不发烧了,佩服!”老头说。
老婆过来给老头正了一下帽子,老婆随手给老婆系了一下围巾…
过路人投来羡慕的眼神,嗞嗞称赞。
落日熔金,天气渐寒。
老婆拉老头回家。老头顺手关了大门。
老头诡异地看了老婆一眼,径直跑到菜地旁。
老头说:“羊走了,我高兴,想表达一下此刻我内心的心情,以及对老宝贝儿的一番谢意!”
“那不是腰带系王八系着你吗?自己的小毛驴不是愿骑脖子梗吗?”老婆戏谑说。
老头没在意说啥,只见他拿起水管,拧开水龙头,在水泥地上写了一个“好”字,只是那“子”故意少写一横。
老婆说:“这想法妙哉!意深辞达!只是少一横!”
老头说:“我还没有来尿呢?也证明我的能力…”
老婆惊得差点掉了下巴,然后拿起大扫帚撵得老头兔子般跑了。
老婆用大扫帚当了一横,看到完整的“好”字,老头在窗户上瞅,俩人都欣慰地笑了…
(版权归原作者)20237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VIP作家•王培惠


作者简介



图片1.jpg

王培惠,男,山东,中共党员,大专;网名:平民一夫;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华夏精短学会、中国当代作家联盟协会、小楼夜听、蒙东小说、浩然文学、水缘文学会员、签约作家;在全国征文大赛多次获奖;在《精短小说》《齐鲁文学》《齐河文艺》《齐河报》《作家报》《水缘文学》《翰墨飘香》《中国最美游记》《当代散文》《齐鲁晚报》《惠风和畅》等书刊平台发表作品400多篇,作品见于《百度》《今日头条》和西瓜、头条,抖音等视频。有文被北京大学、国家图书馆珍藏书刊收录。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