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水缘文学•原创小说】丢 钱||陈冠升(上海)

时间:2023-01-05作者:gljwm分类:小说天地浏览:20评论:0
丢 钱

文|陈冠升
插队的第二年,我们回家过年。把钥匙交给了邻居康满库托他给我们看家。
我们知青点的房子在村头第一家,第二家就是满库家。院墙捱着院墙,鸡犬之声相闻。满库夫妇为人老实忠厚,两个孩子还小,满库的父亲是一个六十多岁的瘦老汉,常穿一身破旧的中式衣裳,话语不多。闲暇时常抱着孙子来我们院里聊天。老人不识字,但似乎对书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常抚摩着我们的书本,嘴里嗫嗫喏喏地说着什么。满库教我们劈柴,帮我们镶锄把,磨镰刀,编背斗。我们有了好吃的会隔着墙头送点过去,他家也从不把我们当外人,杀了猪叫我们去吃肉;做好了浆水叫孩子端过来;甜胚做成了赶快送来让我们品尝……两家关系融洽和睦。因此,托他们看家我们十分放心。
年后,我们回到了队上,发现锁在皮箱里的八十多元钱不见了!在那三分钱一个鸡蛋八毛钱一只老母鸡的年代,这可是我们一年的煤油食盐火柴钱呀!
县上知道了,派了两个公安来调查,查了两天,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结果不了了之。我们虽然觉得事情蹊跷,但因缺乏证据,也不好妄下结论。后来,从县上传出话:内盗的嫌疑很大。当时是我负责保管的钱,听了这话我真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同学们都来劝我,但留在心中的阴影却久久挥之不去。
满库为丢钱的事深感内疚,多次向我们道歉。我们了解他的为人,深信他不会做这种事。但又是谁呢?谁也说不清。
一晃过去了快一年,人们渐渐淡忘了这件事。村里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满库一家仍和以前一样和我们来往。
秋天,收完了地里的庄稼,挖完了洋芋,闲了下来。一天,我们几个同学正围着火盆喝茶,康老汉抖抖索索地走了进来,他接过我递的烟袋猛吸了几口,想要说什么却又没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喝了两口茶走了。不一会,老汉又来了,寒颤颤地从怀里掏了半天摸出了一张十元的钞票,求我换成零钱,我忙找了零钱交给了他,老汉千恩万谢地走了。
接过那张十元的票子,我无意中发现那钱的边上有折过的痕迹,我赶忙找出装钱的眼镜盒一放,刚好吻合!原来当初为了好装,我把那几张十元钞票的边都稍折了一点。这细微的一折不知情的人是不会注意的。
我的心里一阵狂喜,继而又犹豫起来。为了慎重我把这事告诉了大队书记牟天祥。在这贫穷的小山村,谁家煮个鸡蛋全村人都知道。天祥很快了解到:最近一段,康老汉多次到供销社买东西,每次的花销都在十几元,而当时,村民的年收入不过几元钱!
案情似乎清楚了,我的心却更加沉重了。
大队很快将这件事汇报到了县里,又来了两个公安,连夜讯问了康老汉,老汉承认了,当公安问他偷钱的动机,老汉说是为了供两个孙子上学用的,将来使他们成为像我们一样有文化的人!后来了解到,老汉在供销社买的东西都是学习用品!可当时他的大孙子才五岁多!还未到上学的年龄。
满库跑遍了全村,凑够了八十元交到了我的手里,一脸的愧疚。我对他说,老人一时糊涂,这也不怨你!钱你就留下吧!满库执意不肯,我想了想也不妥,就收下了。
望着失而复得绉绉巴巴的钞票,我的心里并不轻松,老人蹲在墙角被审问的可怜场景老浮现在我的眼前。我不愿用“人穷志不穷”或“人穷志短”这样简单的结论来看待这件事。但我又找不到好的解释方法……
事情过去之后,满库一家很少到我们院里来,康老汉也很少出门。不久我们都离开了那里。
前几年我去村里看望乡亲又见到了满库,他告诉我,康老汉在我们走后的第二年就去世了,我听到这个消息半天说不出话来,心里着实难受了一阵。但我欣喜地看到他家的破草房已变成了砖瓦房,院里停放着一辆农用车,牛圈里有三头大黄牛,满库说,犁地早已不用牛了,那牛是养肥了买钱的。同时,他又告诉我,两个孩子大的高中毕业在家帮他干活,小的在县里上中学,学习十分优秀。
我一阵欣慰,心想康老汉在天有灵的话,一定会和我一样高兴。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陈冠升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作者系原兰州电力学校语文老师,1963年至1968年在甘肃师大附中上学68年底到康乐县插队,1971年抽到阿干煤矿当工人,1973年任煤矿子弟学校语文老师,1986年调到电力学校语文组当老师至退休。现居住在上海浦东。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