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水缘文学•散文随笔】我在生产队当出纳保管记工员||张天科(陕西)

时间:2023-01-03作者:gljwm分类:散文随笔浏览:39评论:0

乡情散文

我在生产队当出纳保管记工员

文/张天科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时的农村还是人民公社,生产大队,生产小队,队为基础,集体化生产。
我们光明大队共有6个生产小队,我所在的是第5生产小队,有30多户人,150多人,除了上学的学生,大人们都要在队上参加生产劳动,挣工分。农村生产队劳动力按日计分,以累计工分分配粮食等实物。
当时的生产大队主要成员有支书,生产大队长、副队长、会计等,生产小队有小队长、副队长、会计、出纳、妇女队长、记工员、保管员等。平常生产队的重要事务要召开会议讨论决定,但日常工作中最忙的还是队长、会计、记工员三人。生产队长主要负责组织社员进行农业生产,每天上三工,要给社员派活。记工员的主要任务是记录全生产队所有社员的劳动出勤情况,年终根据出勤时间和评工情况计算出每个社员的全年所得工分。会计则根据生产队可分配的总资金除以全队的总工分数,计算出每个工的工分值,每户人家的总工分乘以工分值就是一家的全年劳动收入,劳动收入减去已经分配的粮、油、柴草的折算金额后就是一年的年终分红了。保管员的主要任务是负责保管好生产队库存的粮油,种子,农机具等。
记得1979年7月,我是从卧龙寺学校高中毕业,高考落榜,回乡参加农业劳动的。当时的我只有17岁,还不是成人,每天劳动只能挣7分工,而且都是给别人拉下手的活,比如牵个牲口,拉个车的什么的,技术含量不高。
那个时候的生产队每天上三工,每天大清早天刚亮,大路口老槐树上挂的铃声一响,社员们就要出早工,干到8点半回来吃完饭,9点再上午工,12点回来吃完午饭下午2点上第三工,到晚6.7才能回家。
说实话,我虽然从小就在农村长大,耳濡目染,对各种农活也略知一二,在上学时也会跟着父辈去田间劳动,但真正开始参加生产劳动,才发现像犁耕耙、育种、播种、锄田、扬场这些技术活还干不了,只能跟着大人干一些打胡基、推车运输、挑水、挖土、拉粪这些重体力活,时间一长又有点吃不消,只能隔三差五被队长派出刮个牛粪,跟个马车,给牲口铡个草,牵个牛,割个草,起个粪圈什么的活路。好在我这个人本分踏实,没啥心机,做什么事都不会偷懒耍滑,时间不久我就基本可以应付各种农活了,生产队的干部和社员对我也很认可。
要说当时的生产队精干劳力到是不少,但有点知识和文化的人却不多,特别是像我这样的高中毕业生也是少之又少。平常生产队办个黑版报,做个登记的差事,老队长都会看重我,安排我去做。
就这样在生产队参加劳动了两年多时间,队长看我为人耿直,老实肯干,就想让我当生产队出纳和保管。刚开始我不愿干,原因是怕动脑筋,怕担责任;再说我连算盘都不会打,一窍不通,砰称都不会用,斤两都对不齐,浆子能打一盆盆,怎么干呀?怕干不好丢人显眼。但队长说不会可以学嘛,最后还是不得不接受担任生产队出纳和保管。
在我看来,在生产队当出纳保管,并不是啥好差事,平常除了保管好生产队的钱粮物资,还要和其他队干部一样每天下地干农活,没有啥好处。尤其是这个保管员的角色,负责仓库进出管理,每天进出库的东西都要登记清楚,社员上工拿走的农机具要负责收回。在夏收、秋收大忙季节,地里收获的小麦、玉米、豆类要晒干晒净,称量入库保存,还要负责给国家缴公粮,给社员分口粮,每年二三月间把库存粮食拉出来在麦场里凉晒三遍。
记得82年3月我刚当上库房保管,没有经验,结果由于库包里堆放的上年的陈玉米没有在来年天暖时进行凉晒,导致霉变,造成损坏,我难辞其咎,被队长在会上狠训,作检查,最后扣工分作为处罚。对我来说,也是个教训。那个时候,你敢不操心,把粮食放坏,那可就是犯罪呀,社员们饭都吃不饱,那会饶过你?
这个出纳到没那么复杂,平常也就简单记个财务开支流水账,接手的现金很少,那时的生产队也没几个钱,大多在银行只是有个户头,收入也就是交公粮的一点钱,平时买种子化肥都是支票结算。但干出纳,记性一定要好,脑子要清楚,账算要精,支出要有手续,不然也会打一锅浆糊,把自己都要赔进去。
再后来82年10月份,队长又让我把生产队的记工员兼上。那时的我忙得不可开交,一会到这边干活场地记下出勤人员名单后,一会还得赶往其他的农活场地记录出勤情况;一会又要取钱买化肥种子,一会有人要到库房取东西。不几天又要组织人把库房的粮食倒腾过来,倒腾过去。有时候队长吩咐一句话,我就得忙一整天。
我清楚的记得82年夏天,生产队在麦场碾打小麦。当时我在库房,几十亩地收割的麦子铺摊在场院,突然东南方向风起,乌云密布,不一会伴随着暴雨袭来,眼看麦子将被雨水冲走或遭雨霉烂,我急得敲响铁铃声催大家赶快行动将麦子收拢,全队男女老少一起动手,推的推,摞的摞,十多分钟将麦子堆好盖上帘子,避免了粮食受损……
时间如白驹过隙。时光一晃近五十年过去了,但曾经的生产队不到三年出纳保管记工员的生涯印记却珍藏在我心里,常常会回忆起那段人生美好的时光。那是我第一次正式踏上社会,承担的角色任务,说不上是成功还是失败,但这段经历却是我的人生财富,让人永远难以忘怀!
本文系水缘文学(ID:sywxwk原创首发,作者:张天科


作者简介



张天科,笔名:默言 默然  默然处之 ,男,1962年4月24日生,汉族,中共党员,中函党校经济管理班毕业,大学本科文化程度。2000年7月进入宝鸡市金台区人大机关工作,现任宝鸡市金台区人大四级调研员。爱好文学创作,常有作品见诸媒体报端,先后在《今日头条》《乡村散文》《乡愁文学社》《立法网》《陕西法制网》《中山日报文棚》《宝鸡作家》《灵壁家园网》等报刊杂志网络媒体共对外发表散文20多篇。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