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网站公告,主题配置修改

水缘文学水缘文学水缘文学

第5页


04月18日

【水缘文学•散文随笔】联盟大桥火了||张天科(陕西)

作者:gljwm 分类:散文随笔 浏览:91 评论:0
【水缘文学•散文随笔】联盟大桥火了||张天科(陕西)

【散文随笔】联盟大桥火了文/张天科近日,宝鸡联盟大桥,一夜之间火爆“出圈”,刷屏网络,引来众多网友和市民拍照打卡。谁会想到,这座宝鸡一奇葩建筑,本土大桥却与国外大桥神似,被众人疯狂吐槽为“宝鸡伦敦桥”竟然会突然火爆起来,而且火得如此热烈,火...

Tag:
04月18日

【水缘文学•微型小说】墓地||武秋海(河北)

作者:gljwm 分类:小说天地 浏览:76 评论:0

墓地文/武秋海早些年,听说城里人去世后在陵园买块墓地,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也就把掌大小的地块贵得惊人。农村人不一样,家里有老人亡故,有祖坟,祖坟没地方埋了,可另选墓地,占自家分得的耕地,随便埋,随便葬。若占别人家的地,可拿自家的耕地跟人家...

Tag:
04月16日

【水缘文学•散文随笔】新时代农民||张文虎(山西)

作者:gljwm 分类:散文随笔 浏览:68 评论:0
【水缘文学•散文随笔】新时代农民||张文虎(山西)

新时代农民文/张文虎这次出差到南京,主办方招待全是自助餐,由于酒店举办的会议培训有三家,故自助餐也在同一个餐厅了。4月10日中午,我正在就餐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柔美的女声:‘这儿有人吗’。我应声说“没人,坐吧”。由于餐厅人员太多了,而且饭点...

Tag:
04月16日

【水缘文学•散文随笔】怀念母亲||秦岭人(陕西)

作者:gljwm 分类:散文随笔 浏览:63 评论:0
【水缘文学•散文随笔】怀念母亲||秦岭人(陕西)

怀念母亲文/秦岭人再过一天,确切的说不到40个小时,2015年就真的过去了。拿什么来纪念2015年呢?想写点东西。本来元旦那天要写,但那几天心很烦,就没有动。回顾自己的2015年,觉得离不开一个话题,那就是——女人。2015年6月12日,我...

Tag:
04月16日

【水缘文学•原创小说】谁之错||武秋海(河北)

作者:gljwm 分类:小说天地 浏览:70 评论:0

谁之错文/武秋海上世纪80年代初,开革开放,生产队把耕地分到农户手里,把原生产队副业摊及集体资产全部公开拍卖给个人。谷家洼村第三生产队有个石纷厂,8000元拍卖给原厂业务员谷二贞。谷二贞30岁左右年纪,精明能干,给生产队石粉厂做业务员已有五...

Tag:
04月09日

【水缘文学•诗词歌赋】生活篇||徐生斌(陕西)

作者:gljwm 分类:诗词歌赋 浏览:66 评论:0
【水缘文学•诗词歌赋】生活篇||徐生斌(陕西)

生活篇文/徐生斌一世事沧桑梦难圆,少年读书太贪玩。才疏学浅打工难,著书立业路漫漫。-秦岭故乡亲情牵,房大屋宽好孤单。悲欢离合聚和散,诚实守信心自安。-二雪花漫天飞舞,洒向大地多情。岁月沧桑迷蒙,养育人间苍生。-人生苦短抗争,无非名利输赢。知...

Tag:
04月09日

【水缘文学•诗词歌赋】布丁和追风||铁城(重庆)

作者:gljwm 分类:诗词歌赋 浏览:79 评论:0
【水缘文学•诗词歌赋】布丁和追风||铁城(重庆)

【叙事诗】布丁和追风文/铁城-为彰显洋气小不点叫布丁大块头叫追风-布丁和追风同住一个屋檐下朝夕共处 相安无事睦邻友好 相依为命-布丁个小 仅供观赏只能蜗居于斗室行走在方寸之间-追风个大 要守院看门用一条钢缆钳制...

Tag:
04月09日

【水缘文学•散文随笔】茶谚茶事茶文化​||磨志坚(广西)

作者:gljwm 分类:散文随笔 浏览:60 评论:0
【水缘文学•散文随笔】茶谚茶事茶文化​||磨志坚(广西)

茶谚茶事茶文化文/磨志坚“宁可一日无油盐,不可一日无茶。”“粗茶淡饭健康家,生吃萝卜淡吃茶。”柴米油盐酱醋茶,茶虽然排在最后一位,但茶是世界三大饮料之一,是中国人古往今来最钟情喜爱的饮品。茶的雅称有甘露、灵草、佳茗、流华、龙牙、云雾草、余甘...

Tag:
04月09日

【水缘文学•散文随笔】我和住村知青小芮的交往||武秋海(河北)

作者:gljwm 分类:散文随笔 浏览:82 评论:0

【随笔】我和住村知青小芮的交往文/武秋海1968年秋后,分到我村一批知识青年,共6人,4男2女,都是从天津医大毕业的大学生,二十三四的年纪,活泼可爱。当时住在我村北街张风辰家,张风辰家就他和母亲二人,还有两间闲房子,6个知青就在他家安了家。...

Tag:
04月06日

【水缘文学•诗词歌赋】春天送你一首诗||张国(江苏)

作者:gljwm 分类:诗词歌赋 浏览:63 评论:0
【水缘文学•诗词歌赋】春天送你一首诗||张国(江苏)

春天送你一首诗文/张国(江苏射阳)也是在这个迷人的阳春四月,你悄悄的走了,走得无影无踪、无声无息,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今天正是桃红柳绿,油菜花金黄一片的时候,我又来到了小河边老柳树下,它已经穿上了绿色的新装,那一串串细密的珠帘,在空中随风摇曳...

Tag: